在時空的某一點

沈祖堯    香港中文大學校長    
banner01

因為我們在乎,所以我們願意不計代價地,付出我們的時間、精力和感情。愛,往往需要付出代價,甚至必須承受其中的傷痛。雖然不同人有不同的選擇,但我想我們更應問的是:我們可以奉獻些什麼,付出些什麼,合力令我們的城市變得更好?!

職場壓力下的牧養

潘怡蓉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banner

面對激變的現代社會和其中的新挑戰,職場基督徒的生命培育成了教會近年來關注的所在。牧者在當中學習建立教會、成全眾聖徒的使命。職場基督徒的生命培育可以幫助教會跨越界限,從另一切入點裝備職場宣教士,在工作崗位上彰顯神的榮美,也在神所賜給予的位置上將福音傳開。

辨識真理

劉進圖    世華網路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banner01

辨識真理是為了找出上帝對自己的召命,而不是以此審判別的信徒或要求全教會達成一致。羅馬書的受眾雖有同一信仰,但卻有截然不同的辨識,教會因此陷入分裂危機。保羅沒有運用使徒權柄一錘定音,而是要求兩派信徒互相尊重彼此包容,因為這些差異並非關乎信仰核心內容,上帝容許其子民有不同的判斷。

從「港獨」說起,九七後香港教育的政治化

袁天佑    香港循道衛理聯合教會牧師    
banner

教育乃生命探索之道,凡與生命有關的,如對自己的認識,人與人、人與社會、人與國家和人與世界關係的建立,對大自然探索和珍愛,對生命創造者的敬畏,都是教育的範圍。或許課堂範圍有所限制,但不表示在課堂外,在學校裏不可以談其他。例如九七前中國歷史科不會談四九年以後的中國,但在校園內談並不違法。既然當年的教育局官員能這樣開放,「只要持平」,可以談六四,今天為甚麼不可以談雨傘,談年青人對香港前途的期望,甚或涉及「港獨」?

辨識責任

劉進圖    世華網路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banner

面對這一連串令人擔憂的變化,不論是親建制或親泛民人士,不論有沒有宗教信仰,只要頭腦清醒、記憶健全,都明白到今天的香港和4年前的香港已經非常不一樣,今屆立法會選舉和數月後的行政長官選舉,港人面對的核心政治議題是:過去4年的治港方針及施政作風,是否會延續下去?相比之下,樓價何時從兩萬元一呎回落到萬五元一呎,標準工時如何立法,或者立法會可否減少拉布,便顯得次要了。

儘管很不容易,但我們若要忠於時代的召喚,履行公民的責任,就要盡力去辨識時代,辨識責任。

辨識時代

劉進圖    世華網路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banner

我們看見永恆天國的模樣,那裡有持久的和平,有公義與仁愛兼備的社群,我們因此無法容忍現今世界上的仇恨、暴力、戰亂、不義、不仁,必須提出改革的訴求,努力付諸實踐,並願意為此受苦,設法改變不公平不仁慈的現況。

光影聞道(一):《教父(The Godfather)》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banner03

在每個看似絕望的處境中,在每個封閉黑暗的國度裡,其實都有一度通向救贖的門,只是開門的鑰匙並不在人自我救贖的努力中,而在慈悲的上帝手上!

不再隱匿的救恩 ——林布蘭的“帶掛簾的聖家庭”

曲藝    南京藝術學院講師    
banner01

林布蘭的“帶掛簾的聖家庭”所使用的掛簾手法不僅分割了畫面象徵《舊約》的昏暗部分和象徵《新約》光照的部分,也區分了神聖(聖家庭)和世俗(觀者)空間。林布蘭深刻的神學理念也借此得到顯明:耶穌基督的到來打開了《舊約》時代至聖所的幔子,他是本物的真像、揭開了隱藏奧秘的事,他用自己的身體獻上永遠的贖罪祭,開啟了救贖的歷史,意味著人類歷史進入了全新的一頁。

今生不做中國人? 一個「大中華膠」的回答

劉進圖    世華網路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IMG_1298

基督釋放了我們,必須堅持活在自由中。對一個香港基督徒來說,愛不愛中國並非關鍵,不要讓國民身份的選擇成為轄制我們的軛,活在基督所賜的自由的愛、愛的自由中,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中國主日、香港主日

袁天佑    香港循道衛理聯合教會牧師    
banner01

中國的確是一個苦難重重的國家,教會能舉行類似中國主日之活動,讓人多明白中國苦難的歷史,也可藉一些先賢對國家之委身事蹟,激發信眾對國家之情。
香港自回歸以來,虛假或偽術、權力的暴力、撕裂等等,漸漸侵蝕香港。所以在七一回歸紀念的日子,重要的是互相提醒,要持守美善的核心價值,要「誠實無偽,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作上帝無瑕疵的兒女」,「追求公義、信實、仁愛、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