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二十四、陰陽永隔)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失去摯親好友的悲慟,是言語無法形容的,也是無可告慰的,真切地活出那悲慟,呈現的是死者的尊嚴,是生者的大愛。

把悲慟從自身心靈中暫時剝離,置於溫柔的凝視之下,這時候,我們才能聽到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那悲慟的呼喊:「我的神,我的神,你為什麼離棄我?」。
  唯有走過死蔭幽谷,我們才能經歷復活與永恆的安慰。

預苦期默想:踏上「不屬於自己的路」

潘怡蓉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布魯格曼(Walter Brueggemann)的文字深具衝擊力,深邃的靈性洞見加上深厚的學術涵養,讓讀者在閱讀中彷彿聽見先知的呼聲,看到先知的想像(借用他一本著作的書名),進而學習與當代人生命之旅緊扣的默想,感受融入處境與生活的靈修。

預苦期的挑戰是邀請我們踏上一條「不屬於我們自己的路」(a way other than our own),因為「作為信眾,我們的生命非隨己願。就如摩西一樣,我們需要定意走向非隨己願的未來。」

屬靈辨識:同一問題,對不同人的不同言說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屬靈的辨識 (spiritual discernment) 確實是很個人的,這裡沒有標準答案,也沒有特定的模式或程序。人必須學習持續地在上帝面前真誠尋求、謙虛聆聽、耐心等待,並堅定相信永活的上帝必定會引領祂的兒女。

面對同一個問題,在屬靈辨識中,在上帝面前等候和聆聽的人,體會上帝對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言說。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二十三、和平界線)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盧雲神父在談論抗爭運動時屢屢指出,抗爭者需要做好三件事情,一是祈禱,二是建立社群,三是持續抵抗,唯有通過在禱告中自省,才能洗滌抗爭運動在心靈深處留下的傷痕,才能去除內心的自義、憤怒與仇恨,這樣才能以信、望和愛,搭建互相扶持的社群,一起走和平抗爭的路,持續而堅定地走下去。

悼一代鴻儒饒宗頤

潘怡蓉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先生寫出了一個時代傳奇,重新將古典之美與豐富內涵,為當代文藝注入深度的生命力,閱讀他的生平與著作,如同打開一扇窗,看到本來看不到的境界,我遇見了一位未曾謀面的啟蒙老師!

這是一場對抗謊言的戰爭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謊言不僅是為了維持權力,謊言更是為了把權力絕對化。扭曲現實和真相,把非絕對(non-absolute)當作絕對(absolute),是偶像崇拜(idol worship)。……人所以這樣容易受謊言愚弄,皆因人性裡面早存著虛謊的傾向,在那終極的真理面前,每一個人都是說謊者,總是在逃避那終極的真理,因為怕自己的虛謊被暴露出來。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二十二、悲憤交加)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親愛的主,在這彎曲悖謬的時代,不公義的事情一再發生,令人傷心、憤怒、難過、失望,但我仍確信祢是掌管世界、介入人類歷史的上帝,祢會藉審判伸張公義,藉救贖彰顯慈愛,求祢施恩憐憫,以愛包圍我們,讓我們內心恢復平靜,讓我們有信心和勇氣繼續前行,讓我們今晚安然入睡。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二十一、抑制憤怒)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無辜的人受到殘暴的襲擊,是否可以對行兇者懷有憤怒和憎恨?按常理是可以的,世人會認為是公平而合理的,但上帝期望我們不要這樣,以免我們走上以惡報惡的歧路,失去活在愛裏的自由,失去心靈的平安。

當我們用心靈的眼睛,凝視那位看不見的上帝之子,我們才能夠放下憤怒仇恨,改以信、望和愛,作我們走下去的動力。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二十、悲喜交集)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終審法院聆訊那天,當三子步出法院時,一名女士衝前向三子舉起中指,並出言辱罵他們,三子保持笑容,黃之鋒以「God Bless You」(上帝祝福你)作回應,我看了這則報道很受感動,你們真的成熟了,苦難的磨練令你們變得更有氣度,也更有智慧,你們走這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社運路,將可以更持久有力。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十九、天國人間)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作為在地上的天國公民,基督徒永遠生活在兩個世界的對峙與張力中,他因為知道天國是何等美善、和平、公義,仁愛,所以完全無法忍受世界的醜惡、暴亂、不義、殘酷,遂矢志投身對抗和改革現狀;但他愈是投入改變世界,愈強烈地意識到,世界的現狀是如此不可救藥。

天國雖是終末之事,卻是今天可以預嚐的,它不在那奢華的宮殿裏,卻在那平凡而真實的信、望、愛中。它既是對未來的盼望,也是此時此刻的人生動力,因著看見天國迎面而來,我們的生命軌跡從此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