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就看見了:哥特式大教堂藝術

曲藝    南京藝術學院講師    
0-2

教堂空間不再是天上聖城耶路撒冷的縮影,而是上帝臨在的神聖空間,人們用眼睛確認上帝的臨在,體驗與上帝在永恆空間的相遇。

從和散那到上帝的沉默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11

如果沒有基督道成肉身進入上帝自身最深處的苦痛與沉默,怎會有穿越死亡的復活與喜樂呢?上帝確實沉默了,但祂並不永久沉默。⋯⋯從聖枝主日到復活主日,從和散那到「主已經復活了!」,中間可以不穿越苦難和上帝的沉默嗎?

五十幾歲人還可以講理想?!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Screen Shot 2017-04-04 at 10.20.31 PM

如果公正可信的新聞媒體愈來愈少,歪理充斥,黑白顛倒,是非不再有公論,而你覺得心有不甘,這群人的理想就和你有關係。

這理想和基督信仰有關係嗎?表面上沒有,這群人開會商量的時候不會先祈禱,他們每天做的內容沒有宗教色彩,他們尋找支持也不限於教友圈子。然而,他們當中有不少是基督徒,願意以生命來見證信仰,願意每天守望所愛城市,願意燃點自己為眾人尋找希望。

《鋼鋸嶺》下的《沉默》——依納爵神操

牛稚雄    專業翻譯工作者    
Silence-movie-Jesus-Christ

安德魯加菲真正尋找的是能治愈其內心恐懼的良藥。他害怕的是失敗;或者,更確切的說,他怕的是讓別人看到自己的失敗。他(在“神操”之後)明白了軟弱的威力,明白了受傷的心不需要隱藏;他正走在康復的路上,追尋“更大的自由”。

上主沒丟棄香港

袁天佑    香港循道衛理聯合教會牧師    
633751ece4ba76222e55ec48d732034c

詩篇77篇7節:「難道主要永遠丟棄我,不再施恩嗎?」7節經文後(再加多一個7, 即777+7),第14節,詩人肯定地說:「你是行奇事的上帝,你曾在萬民中彰顯能力。」

上帝沒有「暗票」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11209889614_a47e036d36_o

對一個基督徒來說,自己怎麼投、為什麼投,除了自己知道以外,還有上帝知道,因為「黑暗和光明,在你(上帝)看來都是一樣。」因此,暗票實質上意味著投票的那一刻是神聖的,因為當人在暗處,不必面對任何人的時候,他仍然要面對上帝,他所做的要向上帝問責,他必須為自己的抉擇負責任。

普珥 פורים 最神聖的猶太節日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17265086_1138115692978284_3376546082732906276_n

在每一天的世俗生活中,在每一節奏和時空中,發現原來上帝竟隱藏在其中,難道這不是最神聖的奧秘嗎?

刺痛的記憶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1

這一段鮮血寫成的記憶,我相信在我餘下來的人生都不會淡忘。我知道自己是無辜的,我完全不明白為何上帝容許這樣殘暴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應該如何面對遇襲受傷這段刺痛的記憶?

在法庭經歷了與基督一起重溫受傷記憶,我忽然明白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在遇襲受傷那一刻,在流著血等候白車那時候,基督原來也在我身旁,只是我沒看見沒為意,其實祂一直都在我身邊。這個發現,改變了我對苦難的記憶,令我不再懼怕。

今天,我常常回到鰂魚涌海旁,在那裏吹風、看海、散步、飲茶、食飯,不是因為我淡忘了刺痛的記憶,而是因為我在那裏與基督相遇,我的生命被基督改變。

大齋期禱文

潘怡蓉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banner01

沒有選舉權,更令我關心特首選舉,看了許多有關特首選舉的新聞之後,深感香港社會中的政治角力與暗湧,看著候選人的政綱,思想他們不同的個性和作風,遂把湧現的思緒和感觸化成以下的祈禱。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16807569_10154885219131501_5413261372794983510_n

我們的社會亟需公義和憐憫,因為沒有公義的社會,只有仇恨沒有憐憫;但沒有憐憫的社會,只有報復沒有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