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arhistoryonline.com/ancient-history/rise-fall-chariot.html

不可為自己加添馬匹,不可再回埃及那條路去

「你到了耶和華-你上帝所賜你的地,得了那地居住在其中的時候,若說:『我要立王治理我,像我四圍所有的國家一樣』,你一定要立耶和華-你上帝所揀選的人為你的王。⋯⋯只是王不可為自己加添馬匹,也不可為加添馬匹使百姓回埃及去,因耶和華曾對你們說:『不可再回那條路去。』」

《申命記》17: 14-16

年邁的摩西在《申命記》囑咐以色列人將來要立王的時候,切切謹記「王不可為自己加添馬匹,⋯⋯不可再回(埃及)那條路去。」為什麼摩西要特別刻意提及馬匹,難道馬匹和他有什麼過意不去的地方嗎?當然不是。摩西只不過是藉著馬匹提醒以色列人要特別謹記其背後的重要象徵意義。

一、馬匹在古代是武力和權力的象徵。馬是古代近東地區戰事中的重要武力,古代用馬來拉動戰車,有如今日坦克、戰機和導彈的引擎和推動器一樣。上帝並沒有反對以色列擁有自衛性的武器,但祂要以色列人學習真正依靠祂和祂的力量,而不是依賴大量強而有力的馬匹武力。

「有人靠車,有人靠馬,但我們要提耶和華-我們上帝的名。」

《詩篇》20: 7

二、對君王而言,馬匹往往是統治者自我強化的形象。有如強大的軍隊一樣,馬匹象徵著聲譽,財富及強大的國力,是統治者賴以炫耀和自負的重要資本。然而

「驕傲在敗壞以先, 內心高傲在跌倒之前。」

《箴言》16: 18

三、考古學家及埃及學家 Kenneth A. Kitchen 曾指出,埃及的尼羅河谷是公元前 16 世紀至 7 世紀的馬匹繁殖地。因此,如果以色列人要取得大量強壯的馬匹,就要回去埃及地購買,並向埃及人學習飼養和繁殖馬匹的技術,這不僅是建立一個貿易關係而已,而是把以色列的民生資源消耗在殺傷和炫耀性的武力上,而且容易使到以色列人羨慕埃及的富強,甚至懾於埃及的武力,進而與敵人同寢,仰慕埃及的文化、生活和宗教,淡忘了帶領他們脫離埃及奴役枷鎖之地的耶和華上帝,輕看上帝為他們所做的一切。上帝因此警告以色列君王說,「不可再回埃及那條路去」,不可再讓我的以色利子民陷入被剝削、被奪取權益的奴役生活中。

以色列和哈馬斯今天宣布停火,結束了長達 11 天的猛烈炮火襲擊。我不認為加沙問題可以約化為簡單的對錯道德問題,或約化為簡單的錫安主義或反猶太主義,更不認為強化以色列的軍事力量就可以單方面解決加沙恐怖份子武裝的問題,因為即便今天以色列可以強力消除了哈馬斯,根深的族群仇恨的土壤仍然可以滋生新一代的恐怖份子。

我支持以色列建國。我不認為上帝與亞伯拉罕所立的約在今天因著在基督裡的新約就屬靈化,與上帝向亞伯拉罕所應許的子民和土地(am ha’aretz, עם הארץ)完全無關,那不過是 Gnostic 的神學詮釋。然而,我不認為以色列的祝福就應該意味著巴勒斯坦人的詛咒,我不認為以色列的歡慶就應該意味著巴勒斯坦人的哭泣。我深信,慈愛而公義的上帝是全人類的上帝,祂不會偏袒任何一方。

今天黃昏,在安息日的開始,我默默地為以色列 / 巴勒斯坦祝禱,同時也為自己所在之地祝禱,向上主祈求和平的勇氣、智慧和恩典。唯願政權「不為自己加添馬匹,也不再回埃及那條路去」,因為唯有和睦相處,唯有公義和仁愛才是長久的安全和和平的基礎。

http://iquest.hk/?p=14388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