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敬拜,即使在門徒看來,仍是毫無意義的

// 馬利亞的行為為我們樹立了一個敬拜的重要模式:真實的敬拜是極為昂貴的,與重價的恩典相稱,因此耶穌視馬利亞所做的與福音的宣講為一,有如他對法利賽人西門所說的:你看見這女人嗎?她愛的多,她許多的罪都赦免了。

// 馬利亞的敬拜聚焦於耶穌基督:她選擇了上好的福分:藉著塗抹香膏在耶穌身體預表上帝的死亡和埋葬,並藉著拭抹乾淨身體的香膏預表人子由死裏復活,讓整個房間(預表世界)充滿了復活的香氣。

// 耶穌囑咐門徒「無論在甚麼地方傳這福音,都要述說、要記念」這女人所做的,因為馬利亞所做的本質上是福音行為,因為她所做的只有在耶穌自己的顛覆性福音國度裏才有意義,因為真正的敬拜難以理喻,甚至在門徒看來仍然是毫無意義的。//

受困被囚中仍有盼望

// 「耶和華我們的上帝呀,你是宇宙的主宰,是應當稱頌的,你釋放了被囚禁的。」
  「上帝呀,求你幫助我們安然躺下;並再次起來,重新獲得生命。」
  「耶和華我們的上帝呀,你是宇宙的主宰,是應當稱頌的,你使我們在囚禁中有盼望。」

// 一場危機雖然解除了,但濃厚的危機意識依然沉重地籠罩著,然而我們可以釋然,因為「我們不能獨自面對,但感謝上帝,我們確實無需如此。」

// 「看哪,滿山有火馬和火焰車圍繞以利沙。」原來 “captives of hope” (אסירי תקוה) 可以有更深層的意思:人看我們是受困被囚的,但透過信心的眼睛看,我們卻是被上帝的大軍圍繞著,我們是 “captives of hope” (אסירי תקוה),有真確的盼望。
// 

「按上帝旨意服事了他那一世的人,就睡了」

與其問,「如果滕近輝牧師處身今天,他會如何回應大時代的挑戰呢?」不如問,「滕近輝牧師在他的時代的生命見證給予我們什麼屬靈資源,展示了什麼靈性智慧,如何啟迪我們更好地回應今天時代的挑戰?」

百歲誕辰:滕近輝牧師院長與「中神」

// 從籌備到創校,從創校一直到1989年交棒,滕近輝牧師對中神的貢獻不僅是獨特的,也是極為關鍵的。

// 如果沒有滕近輝牧師對中神異象的肯定和支持,沒有他對中神早期年輕學者的信任和提攜,沒有他對中神各項發展的實質參與和積極推動,沒有他全力承擔一切壓力並穩住大局,相信中神難以穩步向前。換句話說,沒有滕近輝院長,就沒有今天的中神。// 

告別 2021,迎向 2022

// 這一年,在眼淚中,我時常看到愛,看到生命,看到希望。為此,我驚喜,我感恩。//
// 只要我們繼續抱持信念,不忘初心、不信謊言,只要我們繼續互相關心、彼此守望,今晚子夜時分,我們還是可以舉杯互相祝賀,並祝願大家在新的一年更有毅力地關心和支援牆內外有需要的人。//

聖誕的卑微奴僕形象

// 上帝愛卑微的人,因為上帝自己「確實」(IS) 卑微。這其實就是將臨期的高潮——聖誕夜的神蹟,即上帝自己成為人,更確實地說,至高者成了卑微的奴僕。原來上帝的尊貴同時也是祂的卑微,而在上主最為低下軟弱的時刻,祂依然是至高全能的上主。//

// 就最根本的意義來說,卑微就是上帝自己的形象,因為就只有奴隸的形象才足以成為上帝自身的完善「啟示」:上帝的尊貴就是謙卑,上帝的謙卑就是尊貴;因為除此之外,其餘我們認為可以配得上帝的任何形象,都會基本上扭曲了上帝的本性和特質,使上帝的無上榮耀似乎與上帝的虛己謙卑截然毫無關係。//

黑暗中,不要讓光熄滅

極具震撼力的一張照片!

窗口置放猶太教光明節(Chanukah or Hanukkah, חנוכה)點燃的九燈燭臺(Menorah, מנורה),正對著對面街當地的納粹總部。

與君王同葬 Buried Among the Kings

一個文明的偉大並不在於其豐厚財富或強大軍備,而在於其對最不受關注、甚至被遺忘的低層人民的重視,理解到他們為社會和國家的貢獻,看似微乎其微,實質上應該給予最高的尊重,尤其是他們付出生命的犧牲,更配得國家級的最高尊榮,即使與君王同葬,亦不為過。

「聲音是福音的聲音,手卻是律法主義的手。」

// 如果教會宣講的是寬容、赦罪的恩典福音,而不是虛偽、自義的僵硬律法主義,那這恩典福音對教會處理教內的聖潔和道德問題有什麼實質性意義呢?福音書中虛偽自義、高舉摩西律法書、遠離罪人的法利賽人與憐憫寬容、親近罪人並與他們坐席的耶穌的強烈對比,究竟對教會實際的生活和紀律又有什麼啟發呢?

// 華人教會表面上重視聖潔和道德,實質上卻無法脫離虛偽和自義的律法主義,只能自滿於法利賽式的自我感覺良好,炫耀自己「不做什麼什麼的」道德潔癖和「做了什麼什麼的」成功神學。//

https://www.warhistoryonline.com/ancient-history/rise-fall-chariot.html

不可為自己加添馬匹,不可再回埃及那條路去

// 今天黃昏,在安息日的開始,我默默地為以色列 / 巴勒斯坦祝禱,同時也為自己所在之地祝禱,向上主祈求和平的勇氣、智慧和恩典。唯願政權「不為自己加添馬匹,也不再回埃及那條路去」,因為唯有和睦相處,唯有公義和仁愛才是長久的安全和和平的基礎。

// 我支持以色列建國。我不認為上帝與亞伯拉罕所立的約在今天因著在基督裡的新約就屬靈化,與上帝向亞伯拉罕所應許的子民和土地(am ha’aretz, עם הארץ)完全無關。然而,我不認為以色列的祝福就應該意味著巴勒斯坦人的詛咒,我不認為以色列的歡慶就應該意味著巴勒斯坦人的哭泣。我深信,慈愛而公義的上帝是全人類的上帝,祂不會偏袒任何一方。「不可為自己加添馬匹,不可再回埃及那條路去」應該仍然是摩西對今天以色列人的勸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