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歲誕辰:滕近輝牧師院長與「中神」

金屬書簽為滕近輝牧師墨寶,滕院長於中神十周年院慶前夕為中神作《校歌》,書簽上的 32 個字乃副歌歌詞,與院訓「持守不變使命,訓練時代工人」恰好相互呼應:   持定信仰 不違異象   時代脈搏 心中震盪   先知先覺 警醒守望   祭壇聖火 永遠挑旺

今天(15日)是滕近輝牧師百歲誕辰紀念。

滕牧師無疑是20世紀下半葉華人教會最受尊敬的牧者,堪稱是華人教會的 John Stott。我對滕牧師的認識,主要都是在作為中神最早期 MDiv 學生的那段時間(1976-79),即使只是這一片面的視角,滕牧師給予我的印象已極為深刻豐富。

滕牧師當時是宣道會北角堂主任牧師(1958-1987; 之後為榮譽顧問牧師),同時義務擔任中神和建道兩間神學院的院長(中神院長,1974 – 1989; 之後為榮譽院長;建道院長,1975 – 1980,之後為榮譽院長),並同時義務擔任十多個教會重要機構主席、《抉擇月刊》(Decision Magazine)主編及中外各地培靈研經大會講員。至於還有其他諸多職務,這裏就沒有必要詳細提了。

除了在學院授課外,滕近輝牧師每個星期都在學院辦公一整天,也有一天在早會講道,至少最初的好幾年確是如此。學院重大的會議和事件,他都在場主持,全面承擔學院院長的重責。滕牧師先後於1980年和1987年卸下建道神學院院長和北角宣道會主任牧師職務,但仍然擔任中國神學研究院院長直到1989年,可見滕牧師的中神院長職務絕非僅是象徵意義而已,因為當時創校歷史不久的中神依然需要滕院長的領導和扶植。從籌備到創校,從創校一直到1989年交棒,滕牧師對中神的貢獻不僅是獨特的,也是極為關鍵的。

自1975年創校後,中神的定位和路線一直引來不少外界的嚴厲批評和惡意攻擊,而內在的張力和矛盾,及各種個人因素,也使得教授團好幾位核心成員於創校後幾年即相繼離隊。如果沒有滕牧師對中神異象的肯定和支持,沒有他對中神早期年輕學者的信任和提攜,沒有他對中神各項發展的實質參與和積極推動,沒有他全力承擔一切壓力並穩住大局,相信中神難以穩步向前。換句話說,沒有滕近輝院長,就沒有今天的中神。許多人,包括不少中神的校友和資深同工以為滕牧師的院長職務只是掛名的顧問性質,這肯定是極為錯誤的觀感。我期待日後有專著更為詳盡地論述滕牧師在擔任中神院長的 15 年期間對學院及神學教育的莫大貢獻。

作為中神最早期的學生,我慶幸中神有滕牧師作為創校院長,深深感激他對學院的愛戴和領導,也為著中神以至於華人教會有他忠心耿耿的服侍深深感謝三一上帝的恩典。

滕近輝牧師以謙卑、順服、忠心、專注、慈愛、堅定、溫柔、包容的心走完他九十二載的信仰和事奉人生,榮耀基督、服事教會、造就群體。他生命所領受的都是恩典,他生命所流露的也盡是恩典。他曾如此說,「感恩是一部屬靈的生產機器,產生樂觀,產生謙卑,產生良好人際關係。」(滕近輝,《生命就是要長進》)記得最後一次聆聽已退休多年的滕牧師勉勵時,老牧者的最後幾句話是,要常常數算上主的恩典,說著說著他竟然唱起來:「主的恩典樣樣都要數,主的恩典都要記清楚,主的恩典樣樣都要數,必能叫你驚訝立時樂歡呼。」這是我唯一一次聽到滕牧師在講台上唱歌,也是他最後留在我記憶中的聲音,內心感動不已。

滕牧師院長,衷心感謝您!

  眾僕之僕 眾師之師
  眾羊之牧 眾人之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