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江丕盛
學者,積極推動信仰在公共領域發聲,並參與跨學科、跨文化和跨宗教之間的對話

本是塵土 定睛耶穌:肺炎肆虐下的大齋期

《希伯來書》的作者提醒我們,作為耶穌基督的信徒,我們與第一世紀的信徒一樣,免受強大,成功、現代的社會病毒的感染和侵襲的方法只有一個:「仔細思想忍受罪人頂撞的耶穌」、「仰望我們信心的創始成終者耶穌」,簡言之,即「定睛於耶穌」。

Avraham Rutner 的後代

大屠殺不只是數字,而是一個個被截斷的歷史、被奪取的生命

大屠殺不只是一個數字,而是一個個被暴力截斷的歷史,被極權奪取的生命。⋯⋯猶太民族拒絕忘記被屠殺的同胞。猶太人教導人類,不要忘記大屠殺,不要忘記每一個被屠殺的生命都是獨特的個體,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名字、被截斷的歷史,以及不可被抹煞的身分。

主顯節(Epiphany)的大喜樂和奧秘

// 這就是 Epiphany,是福音奧秘的一個重要啟示:耶穌的降生絕不是一個地方宗教或民族的一小步,而是所有人類的一大步。//

// 主顯日總是帶著一種特有的神秘和歡樂色彩,慶祝三個智者自東方蒞臨伯利恆向聖嬰耶穌朝拜,這是聖嬰首次向外邦人顯現,象徵外邦人也在福音的敘事中,因為一直到現在,彌賽亞的來臨只是關乎被稱為選民的以色列人的事,然而,突然間,很神奇地,有三個外邦人自覺地感到這聖嬰的來臨竟與他們也有關係。

// 聖嬰的誕生是上帝賜予我們的一件極為美好的事,這是聖誕喜樂的客觀事實基礎。然而,人們對這客觀事實的反應卻可以完全迥異。三智者認識到聖嬰是新生王,帶來救贖的新國度,這是主顯節喜樂的主體認知基礎;相反地,希律王未能認識聖嬰的救贖,反倒以為聖嬰會威脅其王位,以致於「心裡不安」,甚至「極其憤怒」。//

教宗方濟各2014年聖誕卡

聖誕平安的奧秘

// 這就是聖誕的奧秘:一個願意來到我們當中,承擔我們一切軟弱和陰暗面的上帝。聖誕的奧秘揭示了緊繫著馬槽和十字架的一條直線:上帝的承擔的愛。這愛極其仁慈、永恆不變;這愛令耶穌為眾人的救恩毫無保留地付出;這愛使人可以在黑暗中得到光明,在患難中獲得平安。
// 「你(聖嬰)浩大,卻成為微小;你富足,卻成為貧窮;你全能,卻成為軟弱。」(教宗方濟各2013年聖誕子夜彌撒)
// 這夜,上帝付諸行動與人同在,實現祂給予人的應許。這夜,永恆上帝成為一個幼嬰,給人類帶來新生命的盼望,創造主宰披上血肉之軀,承擔眾人的軟弱和無助。這夜,至高君王從寶座上下降到最卑微處,萬有的主在馬槽中誕生,成為貧窮人的朋友,原來聖誕佳音是屬於邊緣人的,難怪教宗方濟各稱聖誕為「貧窮人的節慶」。
// 通往權力的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通往承擔的門是窄的,路是小的,願意的人也少。聖誕的奧秘蘊藏著一個進窄門的上帝:在萬有之上的創造主,卻自囿在馬利亞的子宮內九個月。他因此對所有跟從他的人說:你們要努力進窄門。
// 聖誕的奧秘是上帝自己,在愛的承擔和付出中,祂把自己賜給了人,這就是聖誕平安的奧秘。在聖誕的歡慶中,讓我們停止販賣政治的虛假平安,轉向上帝所賜的承擔和付出的平安。
// 如何讓聖誕的新生命和上帝所賜的平安常與我們同在?就是:讓飢者有食、裸者有衣、棄者有居、照顧病者、寬恕罪者、愛我們的仇敵,我們想要人怎樣待我們,我們也要怎樣待人。//

黑暗中的喜樂

// 將臨期始於黑暗(Advent begins in the dark)。將臨期在黑暗中宣告,黑暗不是永恆,黑暗必會消逝;黑暗不是上帝的創造,黎明即將到來。將臨期在黑暗中宣告一個喜訊:人在黑暗中不但可以有盼望,甚至還可以在「夜間歌唱」。將臨期第三主日的主題是喜樂(joy),但不可忘記的是,這是黑暗中的喜樂。人即使行過死蔭的幽谷,不但可以不怕遭害,甚至可以在敵人面前擺設筵席,這就是黑暗中的喜樂。
// 我們容易把問題簡化,我們往往在我們與他人之間劃出一道文化或政治的界線,然後決意把對方定性為敵人。我們以為戰場是在自由派和保守派之間、在建制和民主之間、在勇武和防暴之間、或在市民和政府之間。但真相卻是,無論是對方或是我們,大家都是被佔領、被統治或被擄掠的。真正的救贖,不在於戰勝對方,而在於大家都從佔領、統治和擄掠我們的黑暗中獲得釋放。聖經有時把這黑暗稱為死亡,或甚至更直接地稱之為撒旦、那惡者。
// 看哪,冰雪開始融化,聖誕就快到臨。

黑暗,將臨期的起點

將臨期始於黑暗(Advent begins in the dark)。縱然在黑暗中,上主並沒有離棄或忘卻祂自己的子民。事實上,上主的話語和祂的靈,從未有一刻離開過他們。縱然在黑暗中,上主的子民並不至於絕望喪膽,依然可以抱持盼望和信心。Παρουσία 本來就是到來(coming)和臨在(presence)的意思。

我們都是馬利亞:在謊言和暴力中的將臨期

就παρουσία來說,我們都是馬利亞!今天的信徒原來與第一世紀的猶太人並沒有兩樣,我們都是在等候彌賽亞與祂的國度的來臨;尤有進者,正如這國度當初的到來是藉著一個卑微拿撒勒童女的順服,今天的到來也要藉著在我們當中的每一個「卑微馬利亞」的順服。

庸醫下猛藥 病者一息存

一天有1440分鐘,這意味著每分鐘不只一枚催淚彈,每分鐘至少有一發橡膠彈、布袋彈或海綿彈。衝突演為戰爭,香港成為戰地,而且是大量使用化學武器的戰地。

武力激增目的是什麼呢?可以達到什麼目的呢?看哪,區議會選舉近了!

在上帝面前,哪個不虛假?誰不需要寬恕?

沒有一個民族有如猶太民族那樣,面對歷史,就是面對自己民族的徹底失敗。猶太人在歷史中看到人性真正的陰暗面,即便那人是猶太歷史中最受尊崇的先祖或偉人。

在一個極度自義的文化裡,他者總是暴徒,自己總是正義之師;自己眼裡只有根小小的刺,別人眼中盡是梁木。沒有寬恕,人只有在謊言中盡力遮掩並否定自己的過失,最終強權就是真理。

你說合理合法,就真合理合法了?

警方展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跨區行動,令 70 週年國慶實質上成為國殤,十一在香港從此是黑色,這重大責任警方如何承擔得了?警方自編自導所造成的亂象豈是合理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