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信仰 • 哲學

黑暗中的喜樂

// 將臨期始於黑暗(Advent begins in the dark)。將臨期在黑暗中宣告,黑暗不是永恆,黑暗必會消逝;黑暗不是上帝的創造,黎明即將到來。將臨期在黑暗中宣告一個喜訊:人在黑暗中不但可以有盼望,甚至還可以在「夜間歌唱」。將臨期第三主日的主題是喜樂(joy),但不可忘記的是,這是黑暗中的喜樂。人即使行過死蔭的幽谷,不但可以不怕遭害,甚至可以在敵人面前擺設筵席,這就是黑暗中的喜樂。
// 我們容易把問題簡化,我們往往在我們與他人之間劃出一道文化或政治的界線,然後決意把對方定性為敵人。我們以為戰場是在自由派和保守派之間、在建制和民主之間、在勇武和防暴之間、或在市民和政府之間。但真相卻是,無論是對方或是我們,大家都是被佔領、被統治或被擄掠的。真正的救贖,不在於戰勝對方,而在於大家都從佔領、統治和擄掠我們的黑暗中獲得釋放。聖經有時把這黑暗稱為死亡,或甚至更直接地稱之為撒旦、那惡者。
// 看哪,冰雪開始融化,聖誕就快到臨。

黑暗,將臨期的起點

將臨期始於黑暗(Advent begins in the dark)。縱然在黑暗中,上主並沒有離棄或忘卻祂自己的子民。事實上,上主的話語和祂的靈,從未有一刻離開過他們。縱然在黑暗中,上主的子民並不至於絕望喪膽,依然可以抱持盼望和信心。Παρουσία 本來就是到來(coming)和臨在(presence)的意思。

我們都是馬利亞:在謊言和暴力中的將臨期

就παρουσία來說,我們都是馬利亞!今天的信徒原來與第一世紀的猶太人並沒有兩樣,我們都是在等候彌賽亞與祂的國度的來臨;尤有進者,正如這國度當初的到來是藉著一個卑微拿撒勒童女的順服,今天的到來也要藉著在我們當中的每一個「卑微馬利亞」的順服。

庸醫下猛藥 病者一息存

一天有1440分鐘,這意味著每分鐘不只一枚催淚彈,每分鐘至少有一發橡膠彈、布袋彈或海綿彈。衝突演為戰爭,香港成為戰地,而且是大量使用化學武器的戰地。

武力激增目的是什麼呢?可以達到什麼目的呢?看哪,區議會選舉近了!

在上帝面前,哪個不虛假?誰不需要寬恕?

沒有一個民族有如猶太民族那樣,面對歷史,就是面對自己民族的徹底失敗。猶太人在歷史中看到人性真正的陰暗面,即便那人是猶太歷史中最受尊崇的先祖或偉人。

在一個極度自義的文化裡,他者總是暴徒,自己總是正義之師;自己眼裡只有根小小的刺,別人眼中盡是梁木。沒有寬恕,人只有在謊言中盡力遮掩並否定自己的過失,最終強權就是真理。

你說合理合法,就真合理合法了?

警方展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跨區行動,令 70 週年國慶實質上成為國殤,十一在香港從此是黑色,這重大責任警方如何承擔得了?警方自編自導所造成的亂象豈是合理合法?

核爆也不割蓆(悼 911)

// 仇恨和詛咒的最終也是最大的受害者是寶貴的生命,是人。仇恨和詛咒會在心底處點燃怒火,把地獄的火帶到人間。
// 事實是,在前線對立的雙方都是受害者,他們往往都不是加害者,不是鬥爭和暴力的始作俑者。
// 是的,再不割蓆,但絕不讓核彈爆發。讓我們為這土地祈禱,深信只有在仁愛、真理和寬容的堅實基礎上,才有真正的和平、自由和生命。

「錯就是錯」和「被剝奪的公義」

當一個飢餓的人搶了一塊餅,一個赤裸的人偷了一件衣,基督教早期教會的教父的教導並不是簡單的「錯就是錯」,而是指出那塊餅本來就應該是屬於飢餓的人,那件衣本來就應該是屬於赤裸的人,因為在福音的人性關注中,他們清楚看到了飢餓和赤裸的被剝奪的公義。

為每一位基督徒高官和立法會議員提名禱告吧!

無論在哪一個職場中,基督徒總有可能在面對一個場景時,發現必須對自己說,「我會這樣做(或者,我不會那樣做),不是因為我的專業判斷與別人有所不同,而是因為我是一個基督徒。」他應該做的禱告就是,「上帝呀,求你讓我有勇氣和力量這樣做(或者,不那樣做)。」

要讓人看見我、知道我(Let me be seen and known)

每一個微弱燭光,都是一個堅定的信念:「在黑暗中,很想,有光。」⋯⋯《聖經》創造敘事始於黑暗,在創造之先,這世界本是混沌和黑暗的。創造,正因為「在黑暗中,上帝很想,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