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覆性的安息日:這一日,你的僕婢可以和你一樣休息

我們習慣上把安息日和上主的六日創造聯想在一起,因為「到第七日,上帝已經完成了造物之工,就在第七日安息了,歇了祂所做一切的工。上帝賜福給第七日,將它分別為聖,因為在這日,上帝安息了,歇了祂所做一切創造的工。」(《創世記》2: 2-3)

然而,安息日在《申命記》的十誡中卻完全沒有提到天地創造、或上帝安息、或安息日祝福。摩西這樣吩咐以色列人說:「當守安息日為聖日,正如耶和華-你上帝所吩咐的。六日要勞碌做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華-你的上帝當守的安息日。這一日,你和你的兒女、僕婢、牛、驢、牲畜,以及你城裏寄居的客旅,都不可做任何的工,使你的僕婢可以和你一樣休息。你要記念你在埃及地作過奴僕,耶和華-你的上帝用大能的手和伸出來的膀臂領你從那裏出來。因此,耶和華-你的上帝吩咐你守安息日。」在《申命記》為什麼以色列人出埃及與安息聖日會扯在一起呢?

首先,這安息日的誡命是來自在歷史中曾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的上帝。對曾經在埃及為奴的以色列人來說,救贖的上帝顯然比創造的上帝更為重要。謹守安息日因此是記念救贖歷史,並且向救贖的上帝獻上感恩。更重要的是,對每一個以色列人來說,出埃及並不是遙遠的祖先歷史,而是以色列人自身的靈性歷程。

然而,安息日顯然並非只是為以色列人預備的。「這一日,你和你的兒女、僕婢、牛、驢、牲畜,以及你城裏寄居的客旅,都不可做任何的工,使你的僕婢可以和你一樣休息。」安息日誡命要以色列人把自身的救贖和記念轉化為對其他人和生物的施捨和慷慨,要憐憫善待他們,尤其是有如當初曾經為奴的以色列人那樣的卑微和弱勢的群體。原來真正理解自己得著恩典和救贖的人,要同樣成為他者的恩典和救贖的管道。

安息日不但給予所有的人,而且所有的人在安息日都平等,因為這些卑微和弱勢的「可以和你(主人)一樣休息。」真正享有安息的,記念安息日意味著不可忘記在埃及被虐待的苦難,不讓這苦難在自己的管治中重現,絕不欺凌惡待在當中的卑微和弱勢的群體。

既然如此,聖經為什麼不乾脆直接廢除奴隸呢?這確是一個涉及歷史、社會和文化的極為複雜的問題。簡單來說,聖經不是政治學,即使在奴隸的制度下,聖經仍然重視人性的尊嚴,藉著謹守安息日提醒以色列人,當知道你的上帝是顧念卑微和弱勢群體的上帝,當知道你現今的自由是來自那位施恩和救贖的上帝。

反過來說,我們今天的文明當然已經廢除奴隸了,但人人真的享有自由嗎?我們當中是否仍有被欺凌和虐待的卑微和弱勢群體,過著比奴僕更為不堪的生活?近年來的 Black Lives Matter 運動讓我們清楚看見,活在 21 世紀的美國黑人,仍然要努力爭取憲法所賦予的真自由。

上帝提醒以色列人說,「因為以色列人都是我的僕人,他們是我的僕人,是我領他們從埃及地出來的。我是耶和華-你們的上帝。」(《利未記》25: 55;僕人在這裡指奴僕)既然所有的人都屬於上帝,他們只有一個主,就是上帝自己。把上帝的僕人當作自己的僕人,自然是得罪他的主人,即上帝自己了。

如果「出埃及」的救贖在今天仍然啟發很多人,或許今天何不好好地謹守「安息日」呢?

Shabbat Shalom (שבת שלום)!

http://iquest.hk/?p=14397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