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江丕盛
學者,積極推動信仰在公共領域發聲,並參與跨學科、跨文化和跨宗教之間的對話

都是雷動惹的禍?

下一屆立法會選舉會不會有雷動 II,我不知道,也不覺得這是重要的。然而,策略性投票的潘朵拉盒子既打開了,就收不回來。只要「比例代表制」還在,下一屆立法會的選舉肯定會有策略投票,而且規模會更大。問題是,經此一役後,非建制陣營是否會更成熟、更有效地在下一屆立法會選舉使用策略投票來增加勝算和議席?

即或不然(縱然選舉結果不是我所期望的)

我相信立法會不應該一言堂,應有更多非建制的聲音。我相信非建制要有足夠的議席,才可以有拉布以外的實質選擇。我相信要有更寬容的議會,香港的撕裂才得以縫補、悲情才可扭轉、港獨思潮才能緩和。縱然選舉結果不是我原先所期望的,我依然會一如既往地繼續爭取,有如許多真誠投身於香港未來的年輕人那樣。

從鬥爭到溝通與合作的議會文化

香港要有希望,新一屆的立法會議員就必須意識到政治是一種溝通與合作的藝術:虛心聆聽、真誠對話、建設性協商、退一步思考、為他者創造寬敞的空間。只有透過真摯的聆聽、對話和協商,香港才可以走出社會深層次的對立和持續的撕裂,新一屆的立法會才可以真正為香港作出長遠的貢獻。

你的一票至為重要

今天的選舉,一票也不可以少。每一張選票都是神聖的!都至為重要!為香港的未來,投下神聖一票!投給可以守護香港、為香港發聲、監察香港政府的候選人!

訴求人性的善

“從政者是否訴求人性的善,這是評價他們的一個方法。” 我相信有不少人投楊岳橋一票,是因他們確實在他身上看到他對人性的善的訴求。在一個撕裂不斷擴大、謊言不斷被奉為真理的權鬥文化中,我們確實意識到 “時勢真惡。⋯⋯要求善,不要求惡,就必存活。”

超越絕望的上帝

在絕望的無底坑中,我們唯有祈禱寬恕,仰望十字架上的奇異恩典和那極端憐憫人的上帝,因為「上帝原是有憐憫的上帝,祂總不撇下人。」

從自義和暴力中得釋放

聖灰節(Lent)是信徒在上帝面前認罪、懺悔的神聖日子。在上帝面前,沒有一個人可以沾沾自喜,自以為義;沒有一個人可以視自己是善,卻將與自己為敵的都視為惡。作為香港市民,或許我們可以在這一天在上帝面前為香港認真認罪、懺悔,求上帝讓我們從驕傲、自義、撕裂和暴力中得到祂的恩典和釋放。

十年太久 只爭朝夕

《十年》因此可以是面對香港未來的新起點。在沒有特定的解決方案下,《十年》邀請觀眾勇敢地面對和思考香港的未來,並做出應有的犧牲和選擇。在沒有特定政治正確的故事下,《十年》為新本土電影掀開序幕,把香港的故事繼續講下去。《十年》應該有續集,等待每一個香港人去講述;另一不同角度的《十年》,有待每一個香港人去創造。

聖誕最受忽視的人和信息

耶穌的父親約瑟或許是聖誕故事中最受忽視的人,但事實上,約瑟的角色一點不可少、一點也不輕,作為馬利亞背後的男人,約瑟的「退」與「隱」與馬利亞的謙卑與順服同樣重要,都是我們生命的楷模。
不僅如此,聖誕故事還有一個很可能是我們最忽略的革命性信息:上帝在祂的恩典裡,竟然信任一對年紀很輕的夫婦,讓他們參與祂的救贖大功,甚至把照顧人類救世主的大任完全交付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