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民主可以有的選擇

對許多美國人以及關注美國政壇動向的人來說,今天可說是近半個世紀來最重要的決定性日子。

今天過後,美國或會有一個新的「救世主」誕生。然而,無論誰人是總統,不變的事實是,美國人民還是美國人民,選舉並沒有換掉或更新選民,而主宰美國終極命運的,終歸還是美國人民自己。

人們總以為,只要選了總統,選了國會參、眾兩院議員,就可以解決自己心中所厭惡的、所認為的邪惡政府、偏見大法官、不平等法律、糟透政府政策等嚴重社會問題,但他們卻忽視了,對社會的最大破壞其實還是人們自己,以及在人與人之間急速蔓延的一種可怖的腐蝕性吞噬文化:一方面,自我中心、自以為是、自我吹噓、自我感覺良好,另一方面,對弱者無休止的貪婪掠奪,對異己則無情的誣陷攻訐。

這當然不是說,普選不重要或法治不重要,而是說,當選民素質低落、選舉文化扭曲,當謊言和暴力不再有客觀的意義,只是以假新聞還假新聞,以抹黑醜化還抹黑醜化時,再好的民主選舉制度恐怕也就只能意味著幾個爛橙之間的選擇,選舉的最終結果不過是迎合選民自己任性自私的要求。

西方的自由民主體制亮了紅燈,每一個追求自由和民主的社會應引以為鑑。彼岸選舉醜劇的問題突顯在教育和信仰,不在普選或法治。教育和信仰的淪陷,是每一個家庭、教育機構及信仰團體的責任。

英國《泰晤士報》(The Times)曾致函當時的著名作家,請他們就「今天這世界的問題是什麼 (What’s wrong with the world today)?」發表意見,大文豪 G. K. Chesterton 的智慧簡覆僅僅兩個字:「是我 (I am)。」

「你們這瞎眼的⋯⋯蠓蟲你們就濾出來,駱駝你們倒吞下去。」

《馬太福音》22: 24

「不要自欺;⋯⋯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

《加拉太書》6: 7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