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rucifixion

十字架的冒犯性(τὸ σκάνδαλον τοῦ σταυροῦ)

最早期的基督徒從來未曾試圖掩飾、淡化、或置之一旁的一個事實:即他們所敬拜的萬王之王、萬主之主是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這確實最令人難以理喻,但卻是最值得我們今日深思的。

保羅說:「我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哥林多前書》2: 2)在給腓立比教會的書信中,保羅也引用了最早期基督教的詩歌,耶穌基督不但死了,而且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謙卑自己, 存心順服,以至於死, 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書》2: 8)

最早期的基督教信經如《古羅馬信經》、《使徒信經》、《尼西亞信經》等,都沒有迴避耶穌在本丟彼拉多手下受難,被釘死於十字架上的事實。對於生活在 21 世紀,相隔遙遙兩千年的今日信徒來說,耶穌基督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這一醜聞的深度或許不容易掌握和體會。然而,簡單來說,對於一個生活在兩千年前的猶太人或羅馬人,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絕對不是一件可以高舉、到處歌頌的事。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英雄顯然是一個無法自圓自美的敘事。然而,令人驚訝的是,最早期的基督徒確實常常為此感恩、驕傲,甚至在公共空間高歌頌揚。

保羅坦承,「傳被釘十字架的基督」對羅馬人或希臘人來說是愚拙的,對猶太人而言是深具冒犯性的絆腳石(σκάνδαλον),但「被釘十字架的基督」卻是上帝的大能和智慧,因為「神的愚拙總比人智慧;神的軟弱總比人強壯。」(參,《哥林多前書》1:22-25,《加拉太書》5: 11)

請注意,保羅並不是說,當上帝一時糊塗愚拙時,祂還是比我們智慧;當上帝一時失誤軟弱時,祂還是比我們強大。不是說,上帝的一個零頭都比你們一輩子、十輩子還要多得多。超級大富豪一天所賺得的,確實比我們一輩子賺的還多,但這並不令人驚訝。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保羅的誇耀還是典型的、世俗的,他還是著眼於常人常態的智慧和能力上。

保羅真正要說的是,「上帝的智慧就是愚拙!上帝的能力就是軟弱!」保羅深知十字架的奧秘深蘊於十字架的恥辱中,只有不迴避這深度的恥辱,「不以福音為恥」,教會才能確實體會「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羅馬書》1: 16)

而我們的教會,口中說,愷撒的歸愷撒,但愷撒的高官卻已經坐在教會的高位上了。大理石取代絆腳石,教會的十字架早已經沒有了冒犯性(σκάνδαλον)。哦,冒犯性?我們教會不是一向奉公守法的嗎?

我們依然被各種的世俗權力和傳統力量所迷惑和愚弄,包括釋法權、裁決權、委任權、否決權、購買力、執行力、殺戮力等,依然迴避任何形式的無能和乏力。然而,正是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所展示的奄奄一息的上帝拯救了這極度暴戾和瘋狂的世界。

好好讓這深具冒犯性的訊息沉澱吧。或許有那麼一天,教會會意識到,最早期教會的十字架信仰原來是令人極為難堪羞恥的事。或許有那麼一天,教會會回轉,因為我們離那福音信仰太遠太久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