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聞道(四):《莫扎特傳》(導演版)(Amadeus – Director’s Cut)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banner01

每個自甘囚禁的靈魂,本身就是一個地獄,因為在那個自我裡頭,沒有半點讓上帝容身的空間。相反,人若為了上帝的緣故而捨棄任何塵世中最寶貴的東西,到頭來他會發覺,這些東西所指向的美善和真實,原來早已在天堂的深處等待著他了。

光影聞道(二):《月黑高飛》(Shawshank Redemption)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banner02

我們確信,在看似黑暗的世界背後,有慈悲仁愛的主在等待我們;在一切失望、挫敗、苦痛背後,有上帝在基督裡的勝利在等待我們。

光影聞道(一):《教父》(The Godfather)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banner03

在每個看似絕望的處境中,在每個封閉黑暗的國度裡,其實都有一度通向救贖的門,只是開門的鑰匙並不在人自我救贖的努力中,而在慈悲的上帝手上!

《十年》:隔絕與絕望

黃國維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4.5

香港未來十年,亦是創造故事的一部份,神仍然期望屬祂的人在城市中活出群體的好,和從神而來的真理:不單在教會內,更是在社會中。

十年太久 只爭朝夕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3.5

《十年》因此可以是面對香港未來的新起點。在沒有特定的解決方案下,《十年》邀請觀眾勇敢地面對和思考香港的未來,並做出應有的犧牲和選擇。在沒有特定政治正確的故事下,《十年》為新本土電影掀開序幕,把香港的故事繼續講下去。《十年》應該有續集,等待每一個香港人去講述;另一不同角度的《十年》,有待每一個香港人去創造。

問十年

潘怡蓉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banner2.1

自由的心靈可以超越界限內孤獨的空間,接納外在殘缺的人性與不完美的真相,但同時也經歷創造與品嚐盼望。

十年後的香港?

雷競業    中國神學研究院副教授    
04

電影繪出了明天的惡的影子,現在是觀眾付出的時候了:我可以作甚麼驅走這個陰霾呢?

電影教育課

張堅庭    導演    
dianying

教孩子功課不如教他如何觀察這世界,而電影作品是非常好的材料。

惡搞-香港的深層文化

雷競業    中國神學研究院副教授    
惡搞

朋友前一陣子講授香港電影的特色,她選了劉鎮偉其中一位為代表人物,而劉氏的電影(如《天下無雙》、《東成西就》)的特色是惡搞。經過她的教化,我恍然明白惡搞是香港的深層文化。

看〈孤星淚〉電影後感

溫澤君    明施慎選iDonate創辦人    
LesMisLogo

<孤星淚>令人產生共鳴,是因為真實地展示了人生無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