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就沒有廉耻嗎?

陳曉東    牧師    
banner01

人要有羞恥感。差恥的正面意義是對榮譽的嚮往。一個追求榮譽的社會當看重人類的共善,誠信、契約,而強勢者也願意以謙卑,公義和憐憫向弱勢讓利。故此,統治社會的精英們更需要廉恥感,如果這個德行的底線打破了,社會必動盪不安。
香港此刻炎熱焦燥,正在快速滑向誣陷與栽贜的歧路之中,此城的艱難剛剛開始,我們沒入黑夜,我們看不見引路的星光,祈求上主垂憐我們。

城市的哀歌

陳曉東    牧師    
banner03

為甚麼追求民主人權的社會要常常唱哀歌?因為哀歌提醒我們人生命的脆弱與珍貴,哀歌讓我們憶起在濫權中流入泥土的鮮血。哀歌唱出人類的情感的忐忑,敦促人盡一已的綿力,夯實社會共善的地基,當我們的心靈聽見哀歌,良心的力量就會重覆地述說:「這惡事不能再讓它發生。」而這股聲音為以人為本的社會帶來希望。

威權管治壓力下的情緒指數

陳曉東    牧師    
banner02

梁齊昕的確代表著香港在威權管治壓力下的情緒指數,而在此忿怒與喧囂的城市中,我們更需要聆聽清冽而有力的聖言,透過靈性的醒覺,逃避自己的沉淪。我們也呼喚同道中人在沉淪中尋求上主的聖潔,公義,和平的星星之火,我稱此聆聽、分辨與在場的經驗為沾鍋的靈修學 (Engaged Spirituality)。

聖灰日

陳曉東    牧師    
banner01

在聖灰日,我們的額頭上塗上一抹灰土,提醒我們人是舉自塵土,讓我們記得在自己的肉身以外還有子孫後代,還有上主。人的尊嚴其實深植於他的謙卑和責任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