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與我的信仰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守望這座城市,像古代的城池守望者,每天登上城樓觀望,每當發現風吹草動,可能影響城中居民福祉的,便第一時間準確地大聲地向民眾報告,這可以是一份神聖的差使,是上帝交託信徒的終身召命。

刺痛的記憶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1

這一段鮮血寫成的記憶,我相信在我餘下來的人生都不會淡忘。我知道自己是無辜的,我完全不明白為何上帝容許這樣殘暴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應該如何面對遇襲受傷這段刺痛的記憶?

在法庭經歷了與基督一起重溫受傷記憶,我忽然明白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在遇襲受傷那一刻,在流著血等候白車那時候,基督原來也在我身旁,只是我沒看見沒為意,其實祂一直都在我身邊。這個發現,改變了我對苦難的記憶,令我不再懼怕。

今天,我常常回到鰂魚涌海旁,在那裏吹風、看海、散步、飲茶、食飯,不是因為我淡忘了刺痛的記憶,而是因為我在那裏與基督相遇,我的生命被基督改變。

焉知…….即或不然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photo_0163661446lshwcu

我們只能謙卑地承認,不論是「焉知」的「成功」,還是「即或不然」的「失敗」,上帝都能使用,來實現祂的美意,上帝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

我們都活在「焉知」的不確定中,只能審時度勢,衡量自身和所屬社群的歷史位置,勇敢地回應時代的危機與挑戰,以「即或不然」也全然信靠上帝的心,來活好每一天。

辨識真理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banner01

辨識真理是為了找出上帝對自己的召命,而不是以此審判別的信徒或要求全教會達成一致。羅馬書的受眾雖有同一信仰,但卻有截然不同的辨識,教會因此陷入分裂危機。保羅沒有運用使徒權柄一錘定音,而是要求兩派信徒互相尊重彼此包容,因為這些差異並非關乎信仰核心內容,上帝容許其子民有不同的判斷。

辨識責任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banner

面對這一連串令人擔憂的變化,不論是親建制或親泛民人士,不論有沒有宗教信仰,只要頭腦清醒、記憶健全,都明白到今天的香港和4年前的香港已經非常不一樣,今屆立法會選舉和數月後的行政長官選舉,港人面對的核心政治議題是:過去4年的治港方針及施政作風,是否會延續下去?相比之下,樓價何時從兩萬元一呎回落到萬五元一呎,標準工時如何立法,或者立法會可否減少拉布,便顯得次要了。

儘管很不容易,但我們若要忠於時代的召喚,履行公民的責任,就要盡力去辨識時代,辨識責任。

辨識時代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banner

我們看見永恆天國的模樣,那裡有持久的和平,有公義與仁愛兼備的社群,我們因此無法容忍現今世界上的仇恨、暴力、戰亂、不義、不仁,必須提出改革的訴求,努力付諸實踐,並願意為此受苦,設法改變不公平不仁慈的現況。

今生不做中國人? 一個「大中華膠」的回答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IMG_1298

基督釋放了我們,必須堅持活在自由中。對一個香港基督徒來說,愛不愛中國並非關鍵,不要讓國民身份的選擇成為轄制我們的軛,活在基督所賜的自由的愛、愛的自由中,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信者無畏 信者有愛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banner

人成熟後便覺得日常瑣事不需要麻煩上帝,很客氣地將上帝推到生命的邊緣。苦難讓我看到,聰明才智加努力不是一切,有另一種豐盛的、有意義的生活方式,是需要通過受苦和犧牲才能體會的。

遇襲受傷後,我有出人意表的平安,確實跟我的性格氣質不符,只能理解為上帝的恩典,原來基督徒憑著信心與上帝生命相連,能夠克服恐懼和憤怒,信者無畏,在我的經歷裏,是真的。也讓我看到,人間有一種愛,在平凡的日子會隱藏起來,當苦難臨到時才彰顯出來。

浪子回家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rembrandt-return-of-the-prodigal-son-hand

在醫院裡,在病床上、輪椅上,上帝讓我醒覺過來,原來生命可以很脆弱,原來自己的聰明才智加努力,可以毫無作用,原來上帝距離我很近,祂渴望與我一起走人生的路,安慰我祝福我,只是過去我不願意給祂時間。在天父眼中,沒有任何事情比孩子回家更重要。我就是那個跪在地上浪蕩離家的小兒子。

給香港教會的兩封信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banner01

耶穌的道路,既不是希律的強權壓服之路,也不是該亞法的臣服勾結之路,既不是奮銳黨人的武力革命之路,也不是愛色尼人的避世敬虔之路,耶穌的道路是愛心寬恕的路,是受苦犧牲的路,是世人認為愚拙無用懦弱投降的路,卻是感動人心悔改回轉的路,是打造信徒群體以愛相繫無懼強權的路,是唯一通向永恆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