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下獄青年的信(之十一、同袍恩怨)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在某些特定的時空裏,志同道合的朋友可能會因為意見不合,或者因為利害衝突,對同袍產生強烈的不滿,甚至要割席斷交,這些恩恩怨怨,也許是人生難以避免的風浪。唯有時間可以驗證人心,一個人的真性情如何,人生路最終怎麼走,一時三刻可能看不清楚,十年八載就一清二楚,逃不過時間的驗證。假如有一天發現自己從前看錯了,錯怪了朋友,記得向他送上一句祝福。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十、轉化超越)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2015年夏天在高等法院,我近距離面對襲擊我的兩名被告人的時候,我不單看到他們,也看到那位為世人罪惡過犯被釘十字架的基督在那裏,祂在我們還未承認自己有罪需要饒恕的時候,就為我們犧牲並饒恕了我們。

過去我相信和平理性非暴力,主要出於對道德原則的堅持,以及要爭取社會大多數人認同的策略考慮。如今,我對和理非的執著,源於我對自己身體與心靈的脆弱有深刻的認識,以及對十字架廢掉冤仇的大能有真切的體會。我盼望有一天,你們渡過短暫的牢獄歲月後,也能經歷這轉化與超越。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九、領袖風格)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年青的時候,我們相信做領袖要「一馬當先,勇往直前」。年齡漸長,我們學會做領袖要「以身作則,以德服人」。遇到挫折、走過逆境後,我們才明白做領袖要「塑造願景,啟迪人心」。還有一個更高的境界,稱為「僕人式領導」,那是出於《聖經 • 馬太福音》20章27節:「誰願為首,就要作你們的僕人」。貫穿這些不同境界、長久維繫領袖與群眾關係的,不是威權、遏制、懲罰、恐懼,而是誠懇、愛護、責任、犧牲。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八、心繫監獄)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約翰衛斯理當年曾經慨嘆,許多人認定囚犯就是罪有應得,所以不需要關注他們。想不到三百年後的今天,香港還有不少人有這樣的偏見。
  是什麼支持衛斯理孜孜不倦地往監獄跑?我相信是基督的呼喚:「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做客旅,你們留我住; 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七、哀傷悲慟)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耶穌說:「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馬太福音》5: 4)哀慟在人與人之間搭起橋樑,上帝藉此帶來安慰與幫助。人往往要走到絕境,被打倒在地,失去一切希望的時候,在深淵中向上帝發出悲傷哀慟的呼求,才真正與上帝相遇。原來,悲傷哀慟的呼求,會觸動上帝的心,會牽引上帝的手,讓呼求者在絕望中重燃盼望。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五、質問上帝)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約瑟回望自己一生,他看到在莫名其妙的厄運之上,在無辜被賣、無辜下獄的背後,有上帝恩慈的手,一直在保守他、引導他,以致他最終認定,他被賣到埃及,是出於上帝的旨意。⋯⋯上帝能夠突破人犯罪作惡造成的困局,在苦難中施行拯救,並感動人心轉化,實現悔改、饒恕、復和、團聚。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四、昨日之怒)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上帝邀請曾經在死門關走回來的約拿思考的,其實是一個「終末之問」,情景與末日審判相似,許多人面對定罪和死亡,旁觀者感受到的是復仇的快感,或是一絲的不忍與悲憫?《約拿書》翻到最後一句都沒有交代,到底約拿如何回應上帝的「終末之問」,我相信這留白是故意的,為了讓那問題成為永恆的懸念,成為今天上帝在我們內心深處的柔聲細語:「你這樣發怒,對嗎?」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三、心靈黑夜)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德蘭修女的內心世界,讓我看見了完全不一樣的靈性境界。基督徒在默想聖言和禱告中親近上帝,並不是為了獲得親密甘甜的感覺,或者靈魂出竅登上天外天的神秘經驗,或者分開紅海起死回生的超然能力,而是忠誠地回應從天上來的呼喚;我們內心是否時刻感受到溫馨的愛並非關鍵,我們是否每天遵行愛上帝和愛世人的召命才最重要。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二、受苦上帝)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當聖子承受將死及被離棄的痛苦時,聖父也在承受目睹獨生子死去的錐心之痛。這個觀點回答了奧斯威辛集中營的尖銳質疑:「當秘密警察把那猶太男孩高高吊起折磨至死時,上帝在哪裏?」莫特曼回答說:「就在那吊架上」。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一、獄中書簡)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許多年後,潘霍華的摯友貝特格重看這段話,才忽然注意到最後一句有點奇怪,他明白潘霍華為什麼滿意於自己的過去,他從不後悔在戰爭爆發前夕坐最後一班船從美國回到德國,參與同胞的苦難,但為什麼說滿意於他的現在呢?為什麼對計劃失敗不表示遺憾而表示滿意呢?貝特格認為,那是因為行動向世人證明了德國國內仍有勇氣與良知,潘霍華選擇站在受迫害的一方參與抵抗,從此免於罪咎和自責,所以他為此感恩。
我衷心希望,你們將來回看自己的一生時,也能夠講同一句話:「我感激並滿意於我的過去與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