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自我

廣場舞的是是非非——公共空間意識的初體驗

公共領域需要自我限制,這一限制是建立在尊重對方的前提上,不僅如此,尊重也是下一步協商的基礎。廣場舞之所以引發了參與者與周邊居民的激烈衝突,正是因為衝突雙方都沒有意識到需要尊重他人與自我限界,更別提協商、妥協和共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