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爸爸

我的爸爸

我問爸爸,難道你不在意嗎?他卻心平氣和地回答說,這是他們的意見,我應該接納,這樣才是一個民主的運動。 他從沒有反駁或回罵過他的反對者,相反地,他竟願意坐下去聽他們的意見,並把這些意見轉化成改良運動的策略。這份廣闊的心胸和破釜沈舟的勇氣,是我怎樣也學不來的。你說,有這麼一個為了社會未來如此默默付出,無私無畏的爸爸,能讓人不自豪嗎?

不一樣的總統握手

敬愛的曼德拉「爸爸」:

您不只是南非人的「爸爸」[1],也是世人尊敬的父親,我在早前的分享文裡,已表達了對您的大智和胸襟的尊崇和景仰,想不到過了個多月,您已安息主懷。在您的追思會中,多國政要與不同的宗教領袖都放下分歧,雲集在球場上悼念您。微雨紛紛的場景,彷彿代表著世人對您離去的哀思。

無言的陪伴—一份遲來和微薄的愛

看見爸爸日漸瘦弱的軀體,有很多話想對他說,但實在不懂如何和他溝通,唯有希望在無言的陪伴中,他能感受到兒子對他的一份愛-一份遲來和很有限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