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潘信超

聖誕究竟有甚麼可怕?

人若以天國降臨在地為念,自然會拒絕把世上政權絕對化,繼而培養出一種批判的態度,一種獨立於政權的思考能力。可以想像,若有幾千萬人以這種方式思考,對一個專制極權來說,那會是多麼大的隱憂。對以謊言治國者而言,若讓堅持真理,不肯向謊言和不義低頭的精神深入人心,這會是何等大的威脅!

法治已被釘在十字架上,你還袖手旁觀嗎?

我們斷不能再以尚存的點點法治去自我安慰,因為法治的毁壞正以驚人的速度發生。我們若再以輕忽的態度去對待這些毁壞,法治的全面崩塌必速速到臨。而法治一旦壽終正寢,則香港之淪亡將不遠。

在公義的路上遇上復和

復和與公義非但不是此消彼長,非此即彼的兩個概念,真正的復和是必須擁抱公義才得以成就,公義是復和的基礎,而復和則是公義的目的。

活在真相之中

拒絕謊言與扭曲,認清真相與現實,讓真相在光中顯明,這是通向救贖的第一步。
沉默有時,呼喊有時。當為光作見證的時刻來到,若人仍然沉默,就會淪為邪惡的幫凶。

入黑暗,出光明的校委會?

校委主席和部份涉事校委在洩密事件發生後,異口同聲指責洩密者道德淪亡。近日校委主席更私自採取法律行動,要禁制一切披露校委會議內容的行為。形象化一點說,這不正是光明與黑暗之爭嗎?黑暗不喜愛光明,所以一旦曝光,就老羞成怒,要把光明硬硬生生的擠出去,好讓自己幹起事來方便一點,舒服一點!
我們不要輕看今次校委會事件。如果我們任由弄權的人顛倒是非黑白,如果我們對莫須有的罪名和所有荒誕的說辭視而不見,如果我們選擇屈膝在權力面前,如果我們任由大學這個追尋真理的地方被權力蹂躪而失去獨立自主的能力,則香港之沉淪將不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