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柏拉圖

THE ONE

基督徒,固然不相信「雌雄同體」的神話,也不會以為虛無飄渺的「命運」是我們尋訪靈魂伴侶的主宰——但去悲劇化、去神話化後,我們所信的,其實並沒有兩樣。

我們錯在哪裡?問題,並不在於靈魂伴侶的唯一性或上帝的預備,而是我們對「The One」的那份浪漫但錯誤的期望。

從《連儂牆》看教育子女

教育兒女是家庭的事,是父母的天職,子女接受怎樣的教育、讀甚麼學校,亦應由父母決定,不應由旁人或政府代勞。惟有當父母不在或失職時,社會才應負起教育他們的子女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