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普選

城市的哀歌

為甚麼追求民主人權的社會要常常唱哀歌?因為哀歌提醒我們人生命的脆弱與珍貴,哀歌讓我們憶起在濫權中流入泥土的鮮血。哀歌唱出人類的情感的忐忑,敦促人盡一已的綿力,夯實社會共善的地基,當我們的心靈聽見哀歌,良心的力量就會重覆地述說:「這惡事不能再讓它發生。」而這股聲音為以人為本的社會帶來希望。

去飲 • 苦難 • 希望

從耶穌的事迹來看,把公民抗命形容為「去飲」其實是合適的。這是一餐有恐懼、有犧牲、有苦難的宴會。這份苦難亦為香港帶來希望,因為喚醒了的良知會把一切照亮,使正義有機會光榮地復活。

關懷香港(八):承諾,就是「無戲言!」

中央政府當然可以不給香港普選,然而一旦承諾了,就必須言而有信、重諾守言。中央政府既然已經答應給港人「高度自治」,就必須「中央無戲言」,信守«基本法»,履行對港人「一國兩制」的神聖承諾。

關懷香港(七):冷酷政治現實對信仰的挑戰

從信仰視角來看,信仰群體今日所面對的挑戰更為嚴峻:不僅要在一個不公義社會中為復活生命做見證,更要在一個割裂社會中繼續做見證,並在冷酷政治現實中、在割裂公共空間中嚴肅思考,信仰群體的生命是否還有力量?見證,是否還有意義?

關懷香港(六):別讓佔中騎劫了普選

社會這一年半來一直把焦點放在不應該發生、沒有人想要發生的「佔中」上,對普選方案反而避而不談。其實,面對「佔中」最好的回應就是真誠對話,認真商討普選方案,千萬別讓「佔中」騎劫了普選!

香港 : 絕望和希望之間

在我們的經驗來說,不去計較得失反而是得勝之道。我們發覺我們始終有可能改變局面,而那些被指有如「唐吉訶德」般、不切實際、一事無成的人,最後卻有可能驚人地成功。

給港人符合國際標準的普選

日前中聯辦在網上發表了全國人大法律工作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先生與建制派議員會面時,有關2017年普選的講話,令我感到痛心和憂心。

2017年普選的爭議和矛盾

回顧歷史可以明顯得出第45條內列出「按民主程序提名」的規定,目的其實不是有意設多些關卡篩走有實力的候選人,而是希望給香港人一個定心丸,就是這個提名委員會不會胡亂而為,而是會按著民主程序,給我們真正的普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