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劉進圖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二十六、前景不明)

一個晚上,我在禱告中和上帝說,香港的前景很不明朗,有時候我很想祢告訴我,新聞行業往後會怎麼樣?香港未來的政治和經濟局面會怎樣?年輕人會找到出路嗎?但我情願祢不告訴我,我只懇求祢一件事,就是與我同行,讓我有勇氣和信心,走進這不確定的未來。

The Prophet Nathan rebukes King David, Eugène Siberdt (1851–1931)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二十五、帝王心術)

那怕是篤信上帝的人,只要處身權力高峰,為了鞏固權位,對政治上的敵人可以相當殘忍,猶太人的帝王心術和中國的封建帝君不相伯仲,所不同者是猶太民族相信神權大於王權,上帝可以藉先知傳話審判帝王,但上帝的審判和懲罰有時並非立即發生,可能會延後報應。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二十四、陰陽永隔)

失去摯親好友的悲慟,是言語無法形容的,也是無可告慰的,真切地活出那悲慟,呈現的是死者的尊嚴,是生者的大愛。

把悲慟從自身心靈中暫時剝離,置於溫柔的凝視之下,這時候,我們才能聽到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那悲慟的呼喊:「我的神,我的神,你為什麼離棄我?」。
  唯有走過死蔭幽谷,我們才能經歷復活與永恆的安慰。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二十三、和平界線)

盧雲神父在談論抗爭運動時屢屢指出,抗爭者需要做好三件事情,一是祈禱,二是建立社群,三是持續抵抗,唯有通過在禱告中自省,才能洗滌抗爭運動在心靈深處留下的傷痕,才能去除內心的自義、憤怒與仇恨,這樣才能以信、望和愛,搭建互相扶持的社群,一起走和平抗爭的路,持續而堅定地走下去。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二十二、悲憤交加)

親愛的主,在這彎曲悖謬的時代,不公義的事情一再發生,令人傷心、憤怒、難過、失望,但我仍確信祢是掌管世界、介入人類歷史的上帝,祢會藉審判伸張公義,藉救贖彰顯慈愛,求祢施恩憐憫,以愛包圍我們,讓我們內心恢復平靜,讓我們有信心和勇氣繼續前行,讓我們今晚安然入睡。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二十一、抑制憤怒)

無辜的人受到殘暴的襲擊,是否可以對行兇者懷有憤怒和憎恨?按常理是可以的,世人會認為是公平而合理的,但上帝期望我們不要這樣,以免我們走上以惡報惡的歧路,失去活在愛裏的自由,失去心靈的平安。

當我們用心靈的眼睛,凝視那位看不見的上帝之子,我們才能夠放下憤怒仇恨,改以信、望和愛,作我們走下去的動力。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二十、悲喜交集)

終審法院聆訊那天,當三子步出法院時,一名女士衝前向三子舉起中指,並出言辱罵他們,三子保持笑容,黃之鋒以「God Bless You」(上帝祝福你)作回應,我看了這則報道很受感動,你們真的成熟了,苦難的磨練令你們變得更有氣度,也更有智慧,你們走這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社運路,將可以更持久有力。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十九、天國人間)

作為在地上的天國公民,基督徒永遠生活在兩個世界的對峙與張力中,他因為知道天國是何等美善、和平、公義,仁愛,所以完全無法忍受世界的醜惡、暴亂、不義、殘酷,遂矢志投身對抗和改革現狀;但他愈是投入改變世界,愈強烈地意識到,世界的現狀是如此不可救藥。

天國雖是終末之事,卻是今天可以預嚐的,它不在那奢華的宮殿裏,卻在那平凡而真實的信、望、愛中。它既是對未來的盼望,也是此時此刻的人生動力,因著看見天國迎面而來,我們的生命軌跡從此不一樣。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十八、Propaganda)

Propaganda無處不在,非常危險,要懂得分辨、批判和拒絕。怎樣辨別Propaganda?最可行的方法就是兼聽兼看,所謂兼聽則明。如果你們不怕困難,想培養兼聽的習慣,達到知己知彼,可以選左中右媒體各一,每天花十五分鐘看這三個媒體的要聞報道,假以時日,就能敏銳覺察那些是Propaganda。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十七、出巴比倫)

昔日,在晦暗無望的年代裏,在自憐無助的社群中,先知藉宣講上帝話語,燃亮了眾人內心的一點燭光,締造了出巴比倫的奇蹟。今天,這樣的奇蹟還可以出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