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潘信超

這是一場對抗謊言的戰爭

謊言不僅是為了維持權力,謊言更是為了把權力絕對化。扭曲現實和真相,把非絕對(non-absolute)當作絕對(absolute),是偶像崇拜(idol worship)。……人所以這樣容易受謊言愚弄,皆因人性裡面早存著虛謊的傾向,在那終極的真理面前,每一個人都是說謊者,總是在逃避那終極的真理,因為怕自己的虛謊被暴露出來。

聖誕究竟有甚麼可怕?

人若以天國降臨在地為念,自然會拒絕把世上政權絕對化,繼而培養出一種批判的態度,一種獨立於政權的思考能力。可以想像,若有幾千萬人以這種方式思考,對一個專制極權來說,那會是多麼大的隱憂。對以謊言治國者而言,若讓堅持真理,不肯向謊言和不義低頭的精神深入人心,這會是何等大的威脅!

守望時代,承擔苦難,拒絕仇恨——記劉曉波先生的生命情懷

劉曉波和⼀眾國內維權⼈仕當然了解當今中國處境之⿊暗,但他們的貢獻和作⽤正是要在漆⿊⼀⽚的處境中,⽤他們點點微弱的燭光去照明國⼈⼼中的眼睛。他們要⽤⾃⼰的⾃由和⽣命去為⾃⼰的信念作⾒證,要讓國⼈知道,也讓當權者知道,真理的聲⾳無論如何微弱,終不能被淹沒,它總能衝開冰封著它的泥⼟,它總能找到突破的缺⼝。

法治已被釘在十字架上,你還袖手旁觀嗎?

我們斷不能再以尚存的點點法治去自我安慰,因為法治的毁壞正以驚人的速度發生。我們若再以輕忽的態度去對待這些毁壞,法治的全面崩塌必速速到臨。而法治一旦壽終正寢,則香港之淪亡將不遠。

在公義的路上遇上復和

復和與公義非但不是此消彼長,非此即彼的兩個概念,真正的復和是必須擁抱公義才得以成就,公義是復和的基礎,而復和則是公義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