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任小鵬
中國人民大學哲學博士

誰是兇手?

個人當然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上責任並承擔後果,我無意為張素霞開拓罪責,但如果我們漠視了社會結構性的罪惡,以及人性在這其中逐漸被扭曲和吞噬的可怕性,恐怕張素霞被網路世界唾沫淹沒後,我們依然不知道問題的社會根源之所在。

我們為什麼不道歉?

過去幾十年來,我們生活的土地上發生了很多血腥的事件,政府從來不道歉。為什麼政府不道歉?道理其實既簡單又弔詭:如果連普羅大眾都不會道歉,如果道歉不是我們的公共價值和文化,你還能指望通過叢林法則勝出的統治者會道歉嗎?這,就是我們的可怕與悲哀之處,也是劉伯勤的可貴之處。

我們不是孤島

我們這個民族向來都缺少絕對價值,沒有彼岸世界的救贖,此岸世界的荒謬被視為是無法擺脫的宿命,久而久之就將其視為正當,強權慢慢成為公理,公理逐漸變成真理。生存恐懼的威脅之下,個體總是以自我利益最大化來決定行為方式,逐漸變為極度理性的經濟動物。但是殊不知,個體表面上自我利益的最大化最後卻是整個共同體的枯竭,最後除了極少人,絕大多數人反而都成為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