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地的和平之子

黃國維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banner

若基督徒群體渴望成為社會中的和平之子,就必須學像道成肉身的耶穌一樣「貼地」,與社會中受欺壓、被逼害的群眾同行,在受苦受傷時願意忍耐,並賜恩典予得罪自己的人,才能把基督的和平帶進人間。

和平之子的憤怒

黃國維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耶穌潔淨聖殿

沒有對罪的憤怒,人在罪面前就只會陷入絕望;沒有對不義的憤怒,社會亦沒法擺脫暴力,達至真正、長久的和平。

《十年》:隔絕與絕望

黃國維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4.5

香港未來十年,亦是創造故事的一部份,神仍然期望屬祂的人在城市中活出群體的好,和從神而來的真理:不單在教會內,更是在社會中。

從《魔戒》看盼望

黃國維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banner

在黑暗中我們仍有盼望。我們必須在黑暗中堅持美善,勇敢地揭露和指正邪惡。進入世界、高舉真理的基督徒群體,他們的堅持、祈禱、工作、聲音、見證、和所擁有的盼望,在這邪惡勢力擴張的時刻更不可少。

港大、TSA,與教會「另類群體」

黃國維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banner01

今天若我們不問政事,只會任憑政權繼續干預教育事務,家庭繼續受奴役。當教會是香港的主要辦學團體,教會在家庭和教育有美好的信息和願景,就必須在教育事務上積極參與和表達意見,才是進入世上的鹽和光。

咒詛詩與粗口文化

黃國維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banner

要真正瞭解咒詛詩篇,我們不能停留只停留在咒詛字句上,而是要更深入地明白發出咒詛背後的原因,看到咒詛的背後是詩人對神的公義得不到伸張而出的憤怒。
近年在城市中多了聽到人面對不義處境而發的粗口。我想,基督徒面對更大的危機,是抓緊說話的「聖潔」,針對粗口表面的文字,卻忽略了更深層次的不義。

從《連儂牆》看教育子女

黃國維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banner03

教育兒女是家庭的事,是父母的天職,子女接受怎樣的教育、讀甚麼學校,亦應由父母決定,不應由旁人或政府代勞。惟有當父母不在或失職時,社會才應負起教育他們的子女之責任。

政見不同,怎談復和?

黃國維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LEAD Technologies Inc. V1.01

我們勇敢地把天國的公義帶進社會,比起躲在教會內「和而不同」地聚會更合乎上帝的心意。這樣,群體復和就不能透過「和而不同」去達致,而是必須在上帝真理的光照下,按公義去處理信徒間不同的政見。

重價的合一

黃國維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banner01

信徒惟有齊心挑戰和更正政權的罪,才能把「重價的合一」帶到教會和社會中。若我們噤聲以圖保護和諧穩定,就只是貪圖「廉價的合一」,不單縱容政權的罪繼續擴張,更是把「忽視罪」這罪帶入教會中,阻隔了信徒間「重價的合一」。

從啟示錄看政權暴力

黃國維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banner01

今天香港有人喜愛暴力,不是愛暴力本身,而是在拜「繁榮穩定」。從回歸前開始,「繁榮穩定」已變成了香港的「核心價值」。然而約翰說建立在暴力和不義之上的繁榮穩定必然傾倒(啟18:1-2)。今天香港教會蒙神恩典已立穩陣腳,若我們不指斥政權的不義,以行動活出愛和公義,聖靈給我們寫的信又將會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