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ies: 精選

政見不同,怎談復和?

我們勇敢地把天國的公義帶進社會,比起躲在教會內「和而不同」地聚會更合乎上帝的心意。這樣,群體復和就不能透過「和而不同」去達致,而是必須在上帝真理的光照下,按公義去處理信徒間不同的政見。

雨傘是茶餐廳,不是麥當勞

有些人認為學生有這樣的組織力,一定是有勢力在幕後指揮統籌。這樣的想法,忽略了伴隨年青人成長的網絡文化對他們的影響。我們的年青人是在開放的平台上長大的。開放的世界著重誠信、民主,把公共的利益和群體的發展放在個體的利益之上。「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唯利是圖和唯利仕途的成年人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再議”廣場”——公共空間在中國

研究中國古城平面圖,我們會發現中國古代城市佈局中是沒有廣場的。中國都城規範地佈局在網格模式中,規劃者的任務是設計城市的私人空間,而不包括那些在歐洲政治與宗教活動中發揮重要作用的公共廣場,從而爲統治者製造一個穩定、有序與可控的城市結構。公共空間涉及個人與他人、團體間、及其與國家的複雜關係。各方都應共同擔負保證廣場安全與自由屬性的責任。

重價的合一

信徒惟有齊心挑戰和更正政權的罪,才能把「重價的合一」帶到教會和社會中。若我們噤聲以圖保護和諧穩定,就只是貪圖「廉價的合一」,不單縱容政權的罪繼續擴張,更是把「忽視罪」這罪帶入教會中,阻隔了信徒間「重價的合一」。

從啟示錄看政權暴力

今天香港有人喜愛暴力,不是愛暴力本身,而是在拜「繁榮穩定」。從回歸前開始,「繁榮穩定」已變成了香港的「核心價值」。然而約翰說建立在暴力和不義之上的繁榮穩定必然傾倒(啟18:1-2)。今天香港教會蒙神恩典已立穩陣腳,若我們不指斥政權的不義,以行動活出愛和公義,聖靈給我們寫的信又將會是如何?

聯署:«譴責政府武力»

在群眾尚未有任何跡象作出違法舉動或破壞性行為之先,政府竟視群眾為暴民,動用如斯強烈的,通常只向暴徒才使用的武力,是完全不合理和不能接受的。我們為此對政府感到非常失望、遺憾和憤怒,因此予以譴責。

『袋住先』的誘惑

『袋住先』的誘惑成功之處,在它抑壓理性、道德思維的功能,把大家的眼目集中在眼前『著數』模糊的影子上。

請小心『袋住先』的誘惑,大家不要關掉大腦、停止思考,不要因小利而失大義,不要為了『著數』而放棄是非黑白,要拒絕謊言,拒絕『袋住先』的誘惑!

關懷香港(九):But who cares?

從權力和政治的現實來看,我們大可冷漠和不屑地說,“But who cares?” 但只有在關懷和憐愛中,我們才願意聆聽和接觸,我們才會說,「我在乎的,I care!」

這城市有許多聲音,有掙扎、懼怕、苦痛,也有喜悅、盼望、感恩。值得慶幸的是,這城市原來有很多同行者,他們說,「我們在乎的!We care!」

格拉森人的選擇

天國忽然展示在格拉森人面前,他們的反應是害怕。他們所需要和期盼的寬恕、潔淨和更新,由接受天國開始。但他們當中除了耶穌釋放的那人,似乎都選擇了將天國拒諸門外。然而,耶穌開了天國的門,沒有人能關上;到了末期,衪更要將一切執政掌權的和有能的都毀滅,把國交與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