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把我當人看待

banner

 

露宿者,遠看像一堆垃圾;近看,原來有人在垃圾堆中。社會視露宿者為人渣,政府認為他們有損市容,所以趕盡殺絕。食物環境衛生署的人可以隨意將露宿者的「家財」當垃圾丟掉,露宿者好像沒有保護自己財物的人權。

有露宿者因為天氣太悶熱睡在街上,亦有因工作時間長、工作地點遠、工資又低,所以在上班地點附近露宿,爭取時間休息等。

露宿者每天都要跨過幾個生存關卡,有沒有飯吃?晚上能否找到紙皮及較乾的地方睡覺?他們通常十時後才回露宿點,免得被人趕走,或被人看見。

學者說:「露宿者家庭生活失調,個人的調適機能弱、角色迷失、支持網絡脆弱、精神不健康,社會聯繫斷絕而失去生機。」這一大堆學術字眼背後的實況,究竟是怎樣的?

禧福學院的神學生探訪一名露宿者,發現他怕人接近。原來,有一群邊青常常在深宵以虐待、戲弄他為樂。這位高大的男士,理當可以維護自己,但他已習慣了被欺負,竟然不作反抗。

有露宿者來到愛心糧倉,同工給他即食麵,他拒絕了,因為7/11便利店的人不讓他進去用熱水。

露宿者覺得沉悶、痛苦、無用、孤單、空虛、沒有希望、憂鬱、沮喪及沒有機會發揮。露宿者中33.8% 在香港沒有朋友,61% 沒有朋友可介紹工作。他們需要甚麼?居所?工作?這些都重要,但最關鍵的是——愛。

一位長鬚長髮中年人,來「愛心糧倉」拿食物,熟絡了以後,禧福同工給他四十元理髮。他拒絕了,說不是沒有錢,反正沒有人在乎他的樣子,所以他不花錢整理自己的外表。過了兩天,他又來了,變得乾淨俐落。他說,因為你們在乎我。現在,他找到工作,而且搬進政府派的房屋。

阿德四十二歲,因吸毒成為露宿者,信耶穌後,戒了毒,禧福同工帶他向一群長者述說自己的生命改變。他一面講,聽眾一面流淚,會後長者都與他談話。他說,自己不太會與人交談,因為太久沒有人把他當人來與他說話了。

從阿德身上,我們看見主耶穌對人那份非比尋常、不離不棄的愛:

「祢是愛,祢對我的愛從沒改,
沒有因歲月改變,沒有因我罪生厭,
我呼喊祢名字,祢笑臉向著我,祢一次又一次。
祢是愛,祢對我的愛從沒改,
就算今我又失信,但祢的信實不變,
我呼喊祢名字,祢笑臉向著我,祢一次又一次。
有祢愛我,讓我知道我是存在,
有祢愛我,讓我知道我重要,
有祢愛我,讓我知道我是人,
被珍惜的一個,讓我知道祢是愛。」

 

【 原載於2010年9月21日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