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兇手?

banner01

 

產婦即將臨產,腹中是雙胞胎。醫生詢問產婦:腹中胎兒患上絕症,且分娩過程中產婦異常危險,保大人還是保小孩?產婦被突如其來的消息驚呆,在經過與家人協商後,產婦做出艱難決定:保大人。經過破腹產手術,醫生將雙胞胎取出,被當做死嬰處理,產婦隨後出院。

令人吃驚的是,這其實是一場陰謀,雙胞胎根本沒有任何疾病,更沒有死亡,而是被醫生賣掉,賺了5.16萬。醫生的騙局不斷上演,已有26名嬰兒被賣。

 

這是發生在陝西富平縣婦幼保健院的真實故事。這位醫生名叫張素霞,是該院產科副主任,從醫已達三十年。[1]

事件披露後,張素霞隨即成為眾矢之的,幾乎所有人都集中火力批判她,但似乎沒有人關注更為根源的問題:婦幼保健院與張素霞三十年的婦產閱歷。

婦幼保健院,就是生孩子的地方,中國大陸每個縣都有。保健院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清末西方傳教士所辦的母嬰醫院。在民國期間,這些醫院是新式分娩的主要推動者。不過,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變質,婦幼保健院的任務不僅僅是幫助孕婦分娩,還包括給懷上第二胎的婦女墮胎。張素霞在鄉鎮衛生院工作多年,然後調入縣婦幼保健院,這兩者的婦產科都是強制墮胎的重要參與者。

莫言的小說《蛙》中,描寫了一個關於“姑姑”的故事,“姑姑”早年給人接生,幾千嬰兒都經她手來到這個世界上,計劃生育政策施行以後,“姑姑”就給人墮胎,幾千嬰兒經過她之手被殘殺。“姑姑”的故事或許可以視為那個年代中國大陸婦產醫生的縮影。殘殺生命的事件在婦產醫生的生活裡是家常便飯。

流出來、引出來,就是不能生下來。
寧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個。
超生多生,傾家蕩產。
誰不實行計劃生育,就叫他家破人亡。
……。

張素霞從醫三十年,算一算,那些年正是計劃生育強行墮胎最瘋狂的年代,懷孕4、5個月的產婦被強制墮胎,懷孕7、8個月的產婦被強制引產也屢見不鮮,甚至發生過引產出的胎兒還活著,慌亂無措的醫生再將嬰兒殺死的事件。

剛從醫學校畢業的張素霞應該不會滿心邪念,但三十多年來,日復一日在強迫墮胎的環境中工作,一位醫生對生命的理解,對胎兒和母親的生命連接的體會究竟會發生怎樣的變化呢?當政府以強制力殘害生命時,在一個普遍漠視生命的社會中,個體內心深處那些殘留善念、良知在荒謬的社會法則下究竟還能夠存活多久?

個人當然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上責任並承擔後果,我無意為張素霞開拓罪責,但如果我們漠視了社會結構性的罪惡,以及人性在這其中逐漸被扭曲和吞噬的可怕性,恐怕張素霞被網路世界唾沫淹沒後,我們依然不知道問題的社會根源之所在。

 

註釋:
[1] 参:http://newpaper.dahe.cn/hnrbncb/html/2013-08/12/content_938812.htm?div=-1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