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無信不立

banner02

 

日前,網上讀到一則消息,稱中國23年間移民近千萬人。談到近現代移民潮,晚清是一個高峰,以勞務輸出為主;第二個高峰則是1949年前後,政局的動盪和變換,令成千上萬人主動或被動地流亡海外;時下或可稱作第三次移民高峰期,肇始於改革開放之後海外留學大潮帶動人才移民,近年來又加上了投資移民和海外置業,增勢迅猛。分析家稱這種趨勢反映了中國居民收入的提高,改革開放的成果在個人身上開始顯現。也就是說,改革開放的受益者正在大量移民海外。更為具體的報告指稱,64%的中國百萬富翁已經或正準備攜帶自己的財富移居國外,而1/3的超級富豪(指資產超過1600萬美元)已經舉家遷徙。[1]

不妨舉個具體事例。1995年一份題為《影響我國國家安全的若干因素》的匿名萬言書悄然流傳,指出改革開放造就了一個新的資產階級,形成對我國無產階級專政的潛在威脅,一旦時機成熟就會在國際資產階級的支持與配合下,把整個共產黨連鍋端。一位在京東頗有點名氣、開了幾家工廠和餐館的老闆,得知這份萬言書的內容後,立即全家移民國外,獨自懷揣綠卡留守京城,靜觀其變。[2]

歷史上中國出現移民潮都各有其原因可循,筆者有興趣思考中國實現了經濟騰飛、社會步入建國以來最少動盪的時期,除了貧賤不能移之外,為何會湧現出大批富有的去國者?除教育、環境等因素之外,有分析指出中國富豪們移民海外是為了維護他們的財富。這實在耐人尋味,明明2007年通過並實施了《中國人民共和國物權法》,已經在法律上給予私人財產以保護,為何仍然沒有讓富豪們樹立起在中國安居樂業的信心呢?

說到信心或許就談到問題的關鍵了。據2013中國社會心態藍皮書披露,中國社會總體信任水準近來年年走低,無論是人際信任、組織信任、媒體信任還是對公共權力的信任,都在一個相當不容樂觀的低水準上。造成這一社會普遍信任危機的因素無疑是多方面的,正如學者指出公共權力是建立社會信任機制的核心,[3] 反過來看可以說公共權力也是破壞社會信任機制的要因。

作為前車之鑒,周幽王屢次三番烽火戲諸侯,失信於天下,終落得身首異處、西周滅亡。另一為國人熟知的典故,就是秦國變法名臣商鞅,在頒佈新法之前先立信,命人在國都市場南門立一根10米長的木杆,宣佈任何人將木杆搬到北門就賞十金。百姓感到怪異,無人伸手。商鞅把賞錢提高了五倍,終於有一個人去做了,真得了五十金。[4] 這件事轟動效應極大,就是要取信於民,讓百姓知道秦國言出必行。有趣的是毛澤東在19歲時曾寫過一篇倍受國文老師讚譽的作文,題為《商鞅徙木立信論》。文中肯定商鞅變法的貢獻,所頒新法是“我國從來未有之大政策”,但仍需一番苦心徙木立信,“吾於是知吾國國民之愚也”,另外就是擔心這件事一旦被“東西各國文明國民聞之”,勢必會嘲笑譏諷。[5] 不能不說年輕毛澤東的見解的確獨特,從商鞅徙木立信之中竟讀出國民愚昧,感到顏面掃地,反倒不見取信於民於執政施政的重要性對他有何觸動。

話又說回來,當今中國社會總體信任度之所以如此之低,筆者認為與國人對幾件事的歷史記憶不無關聯。首先是建國前新民主主義的《共同綱領》,允諾農民擁有土地和保護民族資產階級經濟利益及其私有財產,到建國後不久即發動全面社會主義改造,農民的土地得而復失,變為集體所有;工商業者則或自願或被迫地交出企業,當時就有人形容資本家的無可奈何為“白天敲鑼打鼓,晚上包頭痛哭”。[6] 其次是大鳴大放運動鼓勵人幫助共產黨整風,說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結果卻是揪出30萬右派,竟然說成是“引蛇出洞”的“陽謀”!其三,就是鼓勵揭發告密,令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被破壞殆盡,對他人的防範意識在文化大革命中達到極致。

這些事都時隔未久,中老年人也都記憶猶新,從公權力翻雲覆雨如此失信於天下的歷史背景,看上述富翁移民海外現象就不覺奇怪了。

今年春晚有一句話給人印象深刻:“人倒了還可以扶起來,如果人心倒了就扶不起了”。喪失誠信是當今中國社會上下急需扭轉的弊端之一,為了不使後人而複哀後人,當政者有責任利用一切機會取信於民,挽回將傾的人心。

孔子的門生子貢問政,孔子列舉了治國三項要事:“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貢問若是迫不得已在三者中可以去掉哪一個,孔子回答“去兵”。子貢再請孔子於剩下的二者中除去一個,孔子“去食”。顯然在孔子眼中,對治理一個國家而言,誠信是最重要的,“民無信不立”。[7] 意思是說人若沒有信用在社會上就沒有立足之地,一個國家若不能獲得百姓的信任就會瓦解。

 

註釋:
[1] 騰訊新聞:《調查稱中國23年移民近千萬人》,2014年1月22日。
[2] 馬立誠:《當代中國八種社會思潮》(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2),頁46-47。
[3] 王俊秀、楊宜音主編:《中國社會心態研究報告(2012-2013)》(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3),頁22-23。
[4] 司馬遷:《史記》卷68,商君列傳。
[5]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DFOJg7VCOEfN3R1SeHG-zTXqk0qO3nWleM4AAAiKwwhBG1T1J8OFzk3eRcoXRkYspgk7KXZBpKW3bVxVcPPU1q。
[6] 林蘊暉:《向社會主義過渡:中國經濟與社會的轉型》(香港:中文大學,2009),頁224。
[7] 《論語》,顏淵篇第十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