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而不亡,信的拯救

banner

 

(江子忻譯)

編者按:這是Rachel Barkey于2009年3月4日的演講稿,2009年1月她第二次被診出患癌,2009年7月2日,時37歲,離開世界,安息主懷。

雖然在座有不少我所熟悉的臉孔,但大多數人並不認識我,可是,我相信,大多數人都知道,我就快死亡。

六個星期前,我得知我的肝和骨全是癌细胞。就在上星期,我發現癌细胞已經擴散到我的頭骨。今天,我甚至做了磁力共振,看看它是否已經擴散到腦部。除非神蹟出現,很可能在6至18個星期後,也就是 42至126 天後,我將不在這世界。這倒數的日子似乎很漫長,尤其是當你等候聖誕節或郵購物品時,然而,當你在數算摟抱孩子或者與丈夫相聚的剩餘時間,這日子卻令人驚恐地短促。

然而,癌症不能界定我,妻子或母親的身份同樣也不能界定我。它們都是我生命的一部份,但卻不能完全界定我。唯一能界定我的,是主耶穌與我的關係,亦正因為這樣,我今晚在這裡,是要告訴你為什麼唯獨耶穌可以界定我,告訴你我生命中所學習到的最重要的是什麼。

過去這個星期,我流了很多眼淚,為了我將要死亡的這事實極其憂傷。毫無疑問地,我還會流更多眼淚。但在哀痛中,卻有一種深層的、不變的平安和盼望,我希望你也能經歷這樣的平安和盼望。

我所學習到的,也是我希望我的孩子們知道的重要真理是:認識神、認識你自己、認識福音、認識你生命的目的。

«羅馬書» 12章2節:「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上帝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即是說,我們所認識的真理可以改變我們的生命 。

Rachel Barkey
Rachel Barkey

有人問我說:「神為甚麼要把你從你的家庭帶走?而一些殺人犯或强姦犯卻可以活得長久?」

這裡蘊涵著一個假設,我是一個好人,所以應該得到更好的對待。但問题是,我並不是一個好人,我並不理所當然地應該得到更好的對待。容許我稍微解釋,我有很多過錯,我們都犯錯。確實,我從來沒有謀殺過一個人,但我仍然犯了許多過錯。«羅馬書» 3章23節:「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

為了今天晚上的聚會,我需要整天卧牀(但其間又受到干擾,因為我必須接受磁力共振)和大量的藥物,才能讓我此刻有力量可以站在這裡說話,這使我感到十分沮喪。

幾天前,五歲的Kate要求我抱她起來。這種事不常發生,因為她算是個大孩子了。但那天,她站在我面前,張開雙臂,問我說:「媽媽,請你把我抱起來,好嗎?」我寧願、我希望她有其它的要求,一些我能力上可以做得到的事,因為我沒有能力抱她起來。我只有把事實告訴她,因為如果我把她抱起來,我那長滿癌細胞的脊骨,會因太脆弱而塌陷在脊椎的神經組織上。我的好朋友看見,立刻說可以抱她起來,Kate便跑到她那兒去,但我的心碎了,此刻仍然破碎,我再也不能抱起我的小女兒。我自然感到沮喪和憤怒,並且抱怨我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每天最難受的時刻,是我剛從熟睡中醒來,意識到這是何時何日,然後,我知道,我就快要死亡。

我的沮喪和憤怒是正常的,有人說,甚至是應該的。但這些情緒的根源卻是不信。那是我罪惡的心在說:「神啊,我不相信這對我來說是好的,祢一定不知道祢在做什麼,或者,如果祢知道你在做甚麼,祢就不是良善的,或者,祢根本沒有能力掌控這一切,或者,祢根本就不公平,因為我不想要這些,而祢沒有給我我所想要的。」

這是我內心自然發出的聲音,你同樣也會這樣說,當我們面對不如意的處境時。然而,神是好的,祂仍然控制一切,祂是公平的。當我試圖要祂聽從我的時候,我便犯罪了。我們的自然傾向是犯罪,這正是我們最大的問題。

這些年來我很幸福,我是兩個孩子的母親。我有很多角色,包括其它未曾在這裡提及的,當中最顯著的是妻子這個角色。然而,在這些角色中,我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活像耶稣,要喜樂地服侍。

有人問我說:「為什麼這事發生在你身上?在你的家人和朋友身上?」我沒有問為什麼,因為我知道答案,那就是,我們活在罪惡的世界裡。壞事總會發生,然而,這不是神原有的計劃,將來也不會一直都是這樣。

rachel01
Rachel一家

神有一個計劃,為了你和我這樣的罪人,祂開出一條路,要讓我們與祂共享一個完美的世界,這道路就是耶稣。你需要承認自己犯了罪,在完全和公義的神面前,你所面對的這個問題非常嚴重,你必須知道,你沒有任何辦法可以拯救自己。你必須相信耶稣為你的罪而死,擔當了罪的後果、並從死裡復活,把祂的義賜给你。這就是認識神的道路;而且,有一天,我們將從這疾病和苦痛的世界中獲得釋放。

我面臨死亡,但你也是。我們都不知道自己明天是否還活著。或許,我現在仍然受苦的原因,或許,神仍在等候、還未審判這世代的邪惡的原因,是因為祂在等候你,等你承認你的罪,轉向祂尋求寬恕。或許你就是我們正在等候的人。

耶穌受苦。為了拯救我們,神並沒有不捨得自己的兒子。如果我的受苦可以給你帶來祝福,神為什麼不捨得我呢?如果我的受苦可以成為神引領人歸向祂的途徑,即便只是一個人,我會因我的受苦而感到榮幸。

這似乎很奇怪?是的。然而,這是這些事情唯一合理的解釋。

從他人的角度來看,我似乎活得非常完美。是的,我的生命確實蒙福,但神同時容許不少困難出現在我的生命中。我曾經歷被性侵犯的羞辱;我曾在關係上作出錯誤決定,以致於他人和自己都受到傷害;我因為一個至親離世,經歷痛苦的煎敖;至今,我兩次被診斷患癌,而這第二次,除非神蹟出現,我的生命會在38歲生日前結束。

在神的護理中,祂用生命中的難關引領我親近衪,向我彰顯祂的大慈愛,教導我許多事。我明白了我並不完美,而且,我有十三道傷痕可以作證。它們時刻提醒我,我永遠不能靠自己達致完全,我需要一個救主。

當我站在十字架下,我明白了神的愛就在這裡最清楚地顯明出來。祂承擔我的羞辱、拯救我。我明白了,作為一個基督徒,不僅僅是盼望將來——這固然是我信仰中至為重要的一部分——而是認識上帝,相信無論我們身處任何環境,神仍然是慈愛的、信實的。

所以,我說我死而不亡,死亡不能殺害我的靈魂,我的靈魂是永恆的,你的也是。我的肉身將死,即便如此,它仍會復活,好像耶稣那樣。復活的身體會比現在更好。一切都會變得更好,因為神將來要更新萬物。我明白這道理,因為我認識神、我認識自己、我認識福音、以及我認識我生命的目的。我知道,我的信仰可以拯救,因為,我只信靠耶稣。

〔视频:Death Is Not Dyin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