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夢》50周年

MartinLutherking

美國曆史上最大一次人權政治集會「為工作和自由向華盛頓進軍」活動,1963年8月28日在首府華盛頓舉行。

當天約25萬人參加,其中85%是美國黑人。馬丁·路德·金牧師著名的《我有一個夢》演說,就是遊行後站在林肯紀念堂的臺階上發表的。

所有人都擔心發生暴亂。除了執勤維持秩序的人員,當天華府所有的公私機構都關閉。結果金牧師倡導的非暴力和平抵抗,井井有條,讓准備應變的警察人員和采訪的媒體都跌破眼鏡。華府的警察也不象南方各州,用警犬和水龍頭對付和平示威的群衆。

這次遊行和演說經電視轉播接觸到所有美國人,讓黑人爭取民權的訴求更加真實、迫切地呈現在人們心中,成爲美國民權運動一個重要的裏程碑。

“100年前,一位偉大的美國人簽署了《解放黑奴宣言》,今天我們就是在他的雕像前集會。這一莊嚴宣言猶如燈塔的光芒,給那千百萬在不義之火中受煎熬、生命受到摧殘的黑奴帶來了希望。”金牧師的開場白說。他指的是熱火朝天的南北戰爭中,林肯總統在1863年元旦簽署《解放奴隸宣言》這個曆史性事件。

他隨後把焦距拉回:“然而100年後的今天,我們必須正視黑人還沒得到自由這一悲慘的事實。在種族隔離的鐐銬和種族歧視的枷鎖下,黑人的生活備受壓榨。”

他又用近兩百年前傑弗遜的《獨立宣言》來提醒美國人,那個賦予所有人「生存、自由和追求幸福的不可剝奪的權利」的誓言,然而至今黑人所領到的卻是張空頭支票!他呼籲人們改變現實,讓黑人也可以實現「美國夢」。

不過,他再次強調:“我們不要爲了滿足對自由的渴望而抱著敵對和仇恨之杯痛飲。我們鬥爭時必須永遠舉止得體,紀律嚴明。”

金牧師和平示威的做法在黑人中遭受很多反對。北方信仰黑色穆斯林,主張暴力革命的馬爾科姆·艾克斯(Malcolm X)就是一個最鮮明的例子。

艾克斯的名言是:“要麼是選票,要麼是子彈;要麼是自由,要麼是死亡。如果你們沒有作好為自由付出代價的准備,請你們不要用‘自由’這個字眼。”顯然,他的抗議方式與金牧師的截然不同。

在「一個夢」的表達裏,金牧師引用了許多基督教的語境:

“我夢想有一天,這個國家會站立起來,實現其信條的真諦:

“我們認為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我夢想有一天,在喬治亞的紅山上,昔日奴隸的兒子將能夠和昔日奴隸主的兒子坐在一起,共敘兄弟情誼。我夢想有一天、我的四個孩子將在一個不以他們的膚色,而以他們的品格優劣來評價的國度裏生活。我夢想有一天,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高高低低的要改爲平坦,崎崎嶇嶇的必成爲平原(《以賽亞書》40:4)。所有的眼目都要看到主的榮光。”

最後,他高呼:“讓自由之聲響徹”,並以黑人靈歌的名句:“終於自由啦!終於自由啦!感謝全能的上帝,我們終於自由啦!”作高分貝的結束。

馬丁·路德·金把對物質層面和人文層面的抗爭提升到精神和信仰的層次,使訴求有個堅實而寬宏的道德基礎。他不讓仇恨和暴力淹沒他們對公正和平等的訴求。在行動上,他受到甘地的影響,在精神支柱上,他受到基督教信仰的影響。

有人質疑他信仰的正統性,其實許多的批評都是斷章取義。他的信仰是承接神學家萊因霍爾德·尼布爾的「基督教現實主義」,主張用愛心和非暴力的和平抗議來爭取正義和自由。

金牧師深知,沒有任何利益的既得者會主動讓出利益或權利。1963年4月,他在阿拉巴馬州的伯明翰市發動和平示威,結果群眾被警察以警犬和噴射水龍頭所驅散,他被伯明翰市長關入監獄。

八位宗教界領袖在報紙上發表公開信,題目是《合一的呼籲》。他們要求金牧師順服掌權者,要有耐心,尋求法律途徑來解決爭端,不要訴諸遊行。

金牧師在監獄裏使用報紙邊緣的空白,寫了一封公開信回應說:世上“有兩種法律,一種是公正的,一種是不公正的。我會第一個出來主張遵守公正的法律。一個人不但有法律的責任,也有道德的義務遵守公正的法律。相反地,一個人也有道德的責任來違背不公正的法律。我會同奧古斯丁一樣地說:‘不公正的法律根本不是法律’。”

針對他們「要有耐心」的勸告,他這樣說:“我們從痛苦的經驗裏得知,壓迫者永遠不會自動賜予自由,被壓迫的人一定要自己去爭取自由。”有些人或許認爲,有宗教信仰的人應當只關心靈魂的事,不應當參與任何政治或社會改革,因爲社會關懷會模糊宗教關懷的焦點,本末倒置。

今天,《我有一個夢》已成爲人類社會追求更美好社會的標志。《我有一個夢》演說發表的年底,他被《時代周刊》選為年度人物,翌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是曆史上最年輕的獲獎者,他把獎金悉數捐給了民權機構。

《我有一個夢》講完不到三周,白人中心主義者在伯明翰的一間浸信會教會樓下埋下一盒炸藥。他們引爆炸藥,炸死了四個黑人小女孩,炸傷了22個人。

金牧師的夢好像暫時破碎了。

白人中心主義者希望藉著恐怖和仇恨癱瘓金牧師和同仁的努力,但美國(以白種人爲主)的民意卻反而堅定地倒向支持黑人民權運動這一邊。寬和的道德力量至終會克服偏狹的邪惡力量,這是曆史上一條不變的規律。

今天,伯明翰市的市長居然是黑人,可見50年來改變很多。不過,金牧師的夢還沒完全實現。美國社會中,無形的歧視仍然存在,黑人貧民區的問題還是根深蒂固。就是在選票上,今天南方各州(例如,北卡、德克薩斯)的保守政客們仍然在繼續制造許多無謂的門檻,以消減弱勢族群投票的權利。可見文化和偏見的力量往往大于法律和制度。可喜的是,年輕一代在這方面的心理隔閡越來越少。或許人人都應當重溫金牧師的那段話:

不去問:“如果我停下來幫助這個人,有什麼事會發生在我身上?”而是去問:“如果我不停下來幫助這個人,他會怎麼樣?”

(本文摘自〈《我有一個夢》50週年〉, 原載於《境界》電子雜誌2013-08-28,蒙作者允許刪減轉載。《境界》新浪官方微博「境界Territory」,微信號「境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