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每一位基督徒高官和立法會議員提名禱告吧!

無論你認為週日遊行抗議《逃犯條例》修訂的人數有多少,一個無法否定的事實是,這次遊行抗議的人數是回歸以來的新高,顯然較諸2003年抗議「23條立法」的人數還要多。當年遊行,逼令政府撤回草案,同時也使到兩位高官和董建華最終離職。如果這次的遊行人數只是幾萬人,政府必然會打民意牌,但事實是,氣勢如虹的民意使到特首、高官和建制派所有的立法會議員極其尷尬難堪。不幸的是,視民意如草芥的特首依然執意強推《逃犯條例》修訂,持續的謊言和傲慢的態度使到遊行群眾的情緒由和平轉向憤怒,一眾建制派議員慌亂歸隊,不但罔顧如火如荼的民意,更粗暴地意圖在不到十天內匆匆二讀、三讀通過草案,把憤怒群眾的情緒瞬間推向沸點。

今天早上八時半我來到金鐘添馬鑑政府總部,在橋上看到夏慤道全線已經被成千上萬的示威群眾所佔據,依我觀察,九成以上的示威群眾都是青少年。看著橋下示威的群眾,心中感到無比淒苦,為這城市有說不出來的嘆息。記得2014年秋天,我幾乎每天都上到這裡來,經常問自己說:「究竟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才會使到川流不息的車流突然截流呢?」2015年初,在橋上同一地點望著橋下的車流,我又對自己說:「噩夢過去了,截流不可能再發生了。不會吧?」沒想到,不到五年,同一情景又現在眼前。

我知道基督教各團體這幾天為這城市逼切禱告,教會必須反思,這城市在危機中,難道教會和信徒對這危機沒有責任嗎?這城市如果有轉機,可以轉危為安,教會和信徒願意為這轉機付出什麼呢?因此,我建議大家不要只是抽象地求平安、求智慧,而是要具體地為這城裡的每一位基督徒高官和立法會議員禱告,求主讓他們有勇氣站出來,為這城市發聲、謀復和(對話、聆聽、共識),即便這意味著他們因此可能要付出極大的代價,要放棄已經擁有的一切。

他們必須知道,他們首先要向上帝負責任。如果耶穌基督是主、是上帝,愷撒就不是;如果他們所相信的聖經上帝是掌管歷史的上帝,愷撒就不是。他們在眾人面前的言語和行為是一個活生生的見證,清楚展示究竟誰才是他們的主。其次,他們要向所有的香港人負責任。他們曾經莊嚴宣誓,要「擁護《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他們必須捫心自問,政府倉卒修訂逃犯條例所造成的社會混亂和撕裂,難道他們真的完全沒有責任嗎?修訂過程和之後所發生的暴力衝突,難道他們真的認為應該由青少年承擔所有的責任嗎?

再其次,他們要向教會負責任。肯定會有人感到奇怪,為什麼基督徒高官和立法會議員還要向教會負責任呢?這豈不是違背了政教分離的原則嗎?其實不然!這不但是因為他們當中有不少人曾經在公共場合高調表明自己的基督徒身分,不但是因為他們當中很多人曾經要求教會、教牧和信徒為他們禱告,更因為他們今天倉卒為香港所作出的決定,確實把許多青少年推向抗爭的不歸路,當中有不少是基督徒。自五月底來,許多宗派教會、堂會、教牧和信徒都因社會的嚴重撕裂和分化,或發聲明、或作呼籲、或發起聯署,並在其中清楚表達這是基督信仰對社會應有的關懷和責任,這些來自信仰團體的聲明、呼籲和聯署難道對這些基督徒高官和立法會議員完全沒有意義嗎?難道他們可以完全不認同當中的信仰原則嗎?

無論在哪一個職場中,基督徒總有可能在面對一個場景時,發現必須對自己說,「我會這樣做(或者,我不會那樣做),不是因為我的專業判斷與別人有所不同,而是因為我是一個基督徒。」他應該做的禱告就是,「上帝呀,求你讓我有勇氣和力量這樣做(或者,不那樣做)。」

今天下午警方和示威者在夏慤道和龍和道對峙的局勢突然急轉直下,9.28 催淚彈白色濃煙籠罩全場的景象再現金鐘。流血衝突的嚴峻局勢不容我們只停留在聲明、呼籲和聯署的層次。我因此懇切呼籲,教牧和信徒即刻直接聯繫自己所認識的每一位基督徒高官和立法會議員,要他們站在信仰的立場,為香港站出來,為這城市發聲、為社會謀求復和。我懇切呼籲,為每一位基督徒高官和立法會議員提名禱告,但願他們徹夜不得安眠,直到他們為這城市謀得平安!

香港在急速沉淪中,教會必須禱告,更要在撕裂和分化中體現復合和救贖的福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