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暗世代中用智慧去敬拜上帝,不作愚昧人

banner01

在大爆炸及拆十架的日子如何敬拜?如何不作一個離地的信徒?如何不作一個口傳福音,但見證卻叫人遠離基督的信徒?是否只持一個所謂「單純」的信心便夠呢?很多基督徒誤解了林前八1下「知識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愛心能造就人」以為作一個敬畏上帝的信徒就不是靠知識,所以強調「單純」的信心,而「單純」亦被錯誤理解為不經思索。因為他們害怕思索便是自高自大,思索便是依靠人不依靠神。不少弟兄姊妹向我分享在教會中提出一些問題後,立即被標籤為不順服或不合一。這樣的看法無疑是來自對聖經的誤解,亦可能正正是來自那被誤解的「單純」信心。

首先,保羅說「知識是叫人自高自大」是建基在當時的文化處境中的,在當時的希羅世界中,他們的確開始發展很多新的知識,如醫學、建築及軍事等。而因此以為這些知識就是一切。保羅要針對的是當時這些流行價值,而不是思考及知識本身。事實上,聖經不能不經思想便接納,因為文字是需要詮釋及理解,而人必定帶有自己的前設去讀,沒有思考的讀經不是聖經指的信心。因我們很容易被我們或世界的價值主導了我們理解聖經。

另外,聖經本身亦用了很多比喻及修辭技巧,同時我們必須承認聖經是寫在幾千年前與今天文化有機大的差異。縱然我們今天能讀中文聖經,但仍要心存謙卑地緊記,聖經中的每個字都有其處境與文化背境,默想聖經不代表不思考及不考證。真正的敬拜上帝是可以從思考及用神創造的智慧去認識祂,當然我們必須明白神是不能被我們完全明白,但神亦是一位願意向我們啟示的上帝。

更重要的一點是,面對如此黑暗的世代,我們的信仰必須有回應世代的能力。傳福音要用口傳更要用身傳,作聖經教導的就是傳福音最好的方法。敬拜要用詩歌,但更要用生命。我喜愛敬拜,亦曾在敬拜隊事奉超過十年,但神是不會滿足只是口號式及空洞的敬拜。一個敬拜是要用生命,甚麼是用生命?就是你用生命去實踐上帝的話,從中經歷上帝,再在敬拜中把榮耀歸給上帝。我們常在敬拜中高呼愛上帝,但保羅在羅十二9說:「愛人不可虛假;惡要厭惡,善要親近。」愛不是以自己為中心,而是以神和鄰舍為中心的。愛亦不只是一個個人的感覺,而是要分辨善惡的。

在這個愈來愈多謊言、壓迫及不公義的世代中,很多人,包括一些信徒都期望我們不經思索地「順服」他們(不是上帝),因為,這樣便容易「管理」信徒。但在這黑暗的世代,要作鹽作光便要面向這世代。用我們的智慧去分辨善惡是我們的呼召;用身體去為受壓迫的鄰舍發聲是我們的使命;用生命去敬拜是我們對上帝的愛的回饋。「單純」的信心是重要的,但要清楚對甚麼持這單純的信。我對上帝對我的呼召持單純的信,但願我們一同作一個對上帝呼召持「單純」信心的人。

icon

 

 

(原載於《時代論壇》,2015-8-14,蒙作者允許轉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