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權管治壓力下的情緒指數

banner02

梁振英終於為了家事於3月17日召開了記者招待會,這是歷任香港特首中的首例。在記者招待會上他承認女兒梁齊昕的健康有問題,交代完了轉身就走,如此而已。本來家家都有難唸的經也是人間常態,不過你貴為香港特區之首,如果是家事,你就不應該開新聞發佈會,如果是公共事務,你就應該站在特首的高度,將事情的重要性說清楚。梁齊盺即是梁特首的女兒,也是90後的一個青年象徵,你停一停,想一想,找顧問咨詢一下,一件困擾家庭的情緒病也許就可以化危機為轉機,幫助自己,也幫助了許許多多被情緒病困擾的家庭。看來特首天天開會,管治香港的腦袋窮得只剩下會議議程了,除了生硬地回應「家事」,一點也不能夠為這個城市注入關懷與憐憫的願景。

我們的城市在接下來的30年除了面對政治抗爭,保育危機外,也面對著極大的情緒病危機。世界衛生組織在2001年報告指出全球約有4.5億人患有不同種類的精神病患,抑鬰症預測在2020年在全球整體疾病負担中將排名第二位。[1] 而香港人對此疾病的認識比例目前不到20%,相關的社會資源嚴重不足。在歐美社會,對此問題的認識比例達60%,比香港人多三倍。[2] 我想像,如果在救護車去到特首家後,他能夠站在首長的高度,告訴香港市民他們梁家也是情緒病的受害者,讓我們一起努力,調動社會資源,協助情緒病患者,讓香港成為一個有關懷有溫情的社會。幾句話就可以把香港人的心拉回到關懷與同情的方向,可惜特首沒有這樣作,特首夫人也沒有這樣作。我們看到在鏡頭面前依然是一張緊繃的臉,感受到的是一顆冷漠的心和他那著急辯解的官腔。

對比梁振英回應問題的方式,我想到2013年著名的牧師華理克之子自殺事件。華理克在事發後第一時間在網頁向兩萬名會眾表達自己的軟弱,請教友為他們夫婦祈禱。他在代禱信的最後說,「如果你願意幫助提昇人們對精神疾病的認識,減少人們對精神疾病的誤解和偏見,我希望你們能夠請願書上留下你們的聲音。」[3]  他的軟弱並沒有消弱大家對他領導力的尊重,相反,這個家庭更嬴得眾人的敬愛。

政論家練乙錚敏銳地捕捉到這一件家事所反應出來的公共意義,他在3月19日發表了〈梁齊昕不就是香港人的縮影嗎?〉,在結語中這樣說:「梁齊昕反感來自家庭的壓力,對父與母皆失望之後,萌生去意,為了自身幸福,寧可放棄父母可以提供的豐盛的物質生活,也要追求獨立自主,最後更在FB宣布要離家出走不回頭。港人一樣,回歸之後,先是於國教洗腦一事上反赤化與共產黨劃清界線(曾鈺成指國教壓力直接導致港獨),再於政改事上對國家政權進行公民抗命,最後提出了「命運自決」的訴求。家庭解體、國家分裂,一般都是萬不得已、令人神傷之事,但弱者鼓起勇氣毅然求去,往往都有值得同情的理由,而強勢家國之首長,無論怎樣吹噓自己理直氣壯,亦必有嚴重理虧失誤處。」[4]

我不盡然同意練先生的結論,例如將首長之道理必然視為有理虧失誤之處。對「香港獨立」這種離家出走的口號,我認為是青年對威權管治的氣忿之言,事實上,政權,軍權和財權都在你手,誰能從你手上把香港獨立得出去呢?但是從古到今,以大事小,以德服人是為父或者從政者的正道,更何況特首的金句警語也是「只有子女口中不是的父母,但從來都沒有父母口中不是的子女。」市民希望看到他是以為父之心對待自己的女兒,也關愛他所治理的香港人。然而執筆為文時,新聞報導特首致函報館,指責練乙錚政治攻訐,禍及家人,要求收手,諷刺的是梁齊昕透過社交媒體宣佈離家出走成功。我在此只能冷眼看特首行使權力的傲慢態度。

梁齊昕的確代表著香港在威權管治壓力下的情緒指數,而在此忿怒與喧囂的城市中,我們更需要聆聽清冽而有力的聖言,透過靈性的醒覺,逃避自己的沉淪。我們也呼喚同道中人在沉淪中尋求上主的聖潔,公義,和平的星星之火,我稱此聆聽、分辨與在場的經驗為沾鍋的靈修學 (Engaged Spirituality)。

icon

注釋:
[1] The World Health Report, 2001. Mental Health: New Understanding, New Hop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01, pp. 3, 23, 30. (http://www.who.int/whr/2001/en/whr01_en.pdf)
[2] 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最近在一項對香港在職人士的精神健康學術研究中建議,「鼓勵更多的跨部門協作,如學術,企業,非政府組織,對受不同程度精神困擾的人士提供多些支援及機會。」見,«探討香港在職人士的精神健康研究:認知、態度及行為»(2014年9月17日)(http://www.hku.hk/f/news/11694/Working%20population%20Press%20Conference%20Chinese%20Final1.pdf) 。
[3] 〈華理克牧師之子自殺事件〉(摘自海外華人福音網, http://www.ocbf.ca/2012/articles/chrishome/huyu/4113)。
[4] 練乙錚:〈梁齊昕不就是香港人的縮影嗎?〉,«信報»,2015年3月19日,A21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