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香港(三):民不畏牢,奈何以牢懼之?

banner02

近年來香港社會的撕裂,最令人憂心的,不是當中個別的激烈行動,而是越來越多的溫和人士和專業人士表達對政府的強烈不滿與不信任。社會的嚴重撕裂,我們能夠把責任都推給組織遊行或參與靜坐的市民嗎?說實話,我個人並不反對新界東北發展。香港不是東方之珠嗎?過去幾十年香港社會不是一直在發展中嗎?為什麼市民今天會對東北發展大聲說「不!」呢?為什麼市民不再相信他們原來才是東北發展的受惠者呢?

回歸僅17年,社會已經出現管治危機,政府有什麼責任呢?顯然,沒有認受性的政府是無法解決今日香港的管治危機,無力解決管治危機的政府必須謙虛地把權力回歸給人民。

為什麼要發警告信予「毅行爭普選秘書處」負責人呢?為什麼要以冰冷的法律去對付一群和平示威和靜坐的組織者和留守者呢?[1] 何必把一群非暴力的善良市民和學生逼向牆角呢?

管治不是控制,我們必須「對那些抱持不同信念的人保持尊重與仁愛,避免激化矛盾,導致更深的撕裂。」[2]

icon面對80萬的投票選民和逾50萬的遊行市民,如果大家聽到政府的唯一回應,就是「沒有法律效力」,如果大家看到政府的即刻行動,就是大事檢控,請告訴我,這政府的政治智慧是什麼?這政府所依恃的是什麼?

要檢控七一遊行的組織者及遊行後留守遮打道的行動者?恐怕自願加入被檢控行列的人數會越來越多。可以只檢控組織者及留守者而不檢控前來自首的參與者和支持者嗎?還有,這種罪名坐得了幾天牢?就算坐了,以現在的香港民情,恐怕把監牢都坐爆了,也關不住一半人。

再說,就算把這些人都告上法庭了,又怎樣?難道香港從此就太平了?或者只是激發更多人上街及公民抗命!

必須注意的是,法治是一把兩刃的刀,可以堅決捍衛港人在«基本法»下應有的權力和自由,也可以淪為政治工具,單靠警權治港。

民不畏牢,奈何以牢懼之?人民與政府對抗,政府與人民對著幹,這絕非社稷之福。

我不喜歡對抗。我不是遊行常客,更不是「得閒遊行當行街」一族。過去25年來,上街遊行只得4次,沒有一次可以從起點走到終點,嚴格來說,只是屬於「不被計算上數的」遊行人士。我對政治的興趣不大,而且厭惡電視所看到的今日議會的對抗文化。作為一個小市民,我希望看到的是,政府有聆聽民意的誠意,有和異見人士對話的勇氣,以及有化解管治危機的智慧和能力。

耶穌說:「你們中間誰有兒子求餅,反給他石頭呢?求魚,反給他蛇呢?」[3] 作為一個家長,導演張堅庭展現了更高的政治智慧:「我希望梁特首由此(反叛女兒)而明白現在社會撕裂,年輕人的不滿,如果把香港縮小成梁特首的家庭單位,他家裏的問題,不正正就是香港現在面對的問題嗎?⋯⋯對香港時局,他應該以父親的卑微心態和社會溝通,如果他對養育成長的女兒尚且如此寬待,那麼對授權予他的香港社會,他更應以慈父的心好好溝通,以寬容態度對付異見,向中央爭取﹕讓他和香港人多點空間,好好處理家事。」[4]

香港的父母官在哪裡呢?


Video: You Salute The Rank, Not The Man

註釋:
[1]   “You Salute The Rank, Not The Man” [短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bUsY0fdjs8
[2]   «關懷香港牧函» ,http://54.180.187.43/?p=7954
[3]   «馬太福音» 7: 9。
[4]   張堅庭:〈特首女兒的難題〉,«明報»,2014年 7月 2日。

 

 


One Comments

  • 讀者

    20140712

    新的版面比起以前差很多很多!又不好看,又不好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