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灰日:悅納的時候、拯救的日子

聖灰日是基督教會的更新時刻,包括整個群體和每一個信徒,更重要的是,這是宣告上帝恩典的「悅納的時候、拯救的日子」(«哥林多後書» 6: 2)。今年的聖灰日,讓我們特別記念那些為信仰受苦殉難的「十架的子民(The people of the cross)」。

朋霍費爾的生命複調

朋霍費爾用“生命的複調”(Polyphoniedes Lebens)來比喻上帝的愛和此世生活的和諧。對上帝的愛並不在遙遠的彼岸,而就發生在對此世所經歷的一切的接納當中。正是因為有對上帝的全然的愛和信任,此世生活中不可承受的輕與重、樂與苦被他當作演繹整全生命的不同旋律欣然接受。

作家梅頓:“寫作就是去愛”

對梅頓來說,寫作成了他去接近生命、去愛,去還債的方式:“對我而言,寫作可以說是或接近於生命本身單純的工作:寫作就是去愛,它是探究和讚美,是懺悔和上訴。愛需要見證,不是為了使自己確信自己的存在(“我寫,故我在”),而是為了償還我對生命、對生命、對世界、對他人的負債。好的作品恰恰是由於裡面充滿愛。最好的素材就是直白的懺悔和見證。”

梅頓,我永遠的兄長

梅頓(Thomas Merton,1915.1.30~1968.12.10),一百周年,二十世紀最偉大的靈修導師,至少是之一,奥古斯丁懺悔錄的現代版——《七重山》的作者,特拉比斯(Trappist)客西馬尼隱修院的修士,這些稱號一個個地來到我的腦海,但又一個個地被我排除了,除了它們之外,梅頓對我意味著什麼?他教會了我什麼?想來想去只有兩個字:兄弟,或者說,哥哥,他是我在主耶穌基督裡的親兄弟,永遠的大哥。是他,帶我走進了心靈的“內室”,幫助我認識自己,讚美上帝。
Comments Off on 『敬畏』掌權者?

『敬畏』掌權者?

《彼得前书》2:17用了同一個動詞「尊敬」(honor)來顯明基督徒對「眾人」並「君王」。從字面看,彼得仿彿高舉掌權者,呼籲基督徒要「順服、尊敬」他們;但實際上他把凱撒貶低,把他與凡人列為同等。但同时,彼得用「敬畏」(fear)对待上帝。也就是说:「『人』–包括凱撒,你們總要『尊敬』(honor);唯獨『神』,你們務必要『敬畏』(fear)。」

下一里路

在固有的儒釋道中,中國的騷人墨客已經找到靈魂棲息之所,為甚麼還要問道於與我們心性迥絕的基督宗教?為甚麼還要仰望那十字架上受苦的人子?教會若不能有效地回答國人這樣的質詢,恐怕在可見的將來,基督教只能夠繼續徘徊於華人社群的邊陲。

聖誕最受忽視的人和信息

耶穌的父親約瑟或許是聖誕故事中最受忽視的人,但事實上,約瑟的角色一點不可少、一點也不輕,作為馬利亞背後的男人,約瑟的「退」與「隱」與馬利亞的謙卑與順服同樣重要,都是我們生命的楷模。 不僅如此,聖誕故事還有一個很可能是我們最忽略的革命性信息:上帝在祂的恩典裡,竟然信任一對年紀很輕的夫婦,讓他們參與祂的救贖大功,甚至把照顧人類救世主的大任完全交付他們。

路加的聖誕故事 ——在帝國唱一曲不同的“彌賽亞頌歌”

《路加福音》成書時,奧古斯都已經去世,他所建立的“羅馬統治下的和平”(PaxRomana)已接近百年,維吉爾的“彌賽亞頌歌”在帝國各地被傳揚。路加刻意將耶穌的誕生放在羅馬帝國的場景下,意在敘述了另一曲“彌賽亞頌歌”。

這怎麼可能?

現代人失去了神奇,也失去了神秘,我們相信科學能夠解釋一切。其實,科學連一朵小花的美麗也解釋不清楚,更不必說她的魅力了。童女懷孕的奧秘在上帝這裡,在上帝,必定沒有一件事是不可能的。只要有一件他要做的事他卻沒有能力做到,那他就絕對不是上帝。

感恩,是盛大的歡樂節慶 (Thanksgiving is a festival)

‧ 感恩,才懂得欣賞所擁有的,才體會到自己原來如斯豐富 ‧ 感恩,才理解原來不在於擁有,也不在於滿足欲望,而在於無私的分享和無阻的交流 ‧ 感恩,才知道縱然在缺失中,他仍愛,他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