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文化 • 藝術

《耶穌的身體》

聽眾彷彿回到耶穌受難的現場,遍地黑暗,跪在十架下,崇敬地凝視耶穌的身體,從祂的腳開始,然後慢慢向上望,膝蓋、手、肋旁、胸、心,最後面對耶穌的面,見到從戴荊棘冠冕的頭流出的血,耶穌所經歷的一切傷痛,歷歷在目。

逐客書

他們口裡說愛這土地
心裡卻是恨惡
他們只把這裡當成掠奪的圍場
因為他們是過客,不是主人
他們會走,會死,再也不敢回來
因為他們是過客

夢醒謂何——《如此長江》(三)

我們仰望的不是個人,不是群體,甚至不是國家,追隨的不是理想,不是美夢,因為這一切都是徒然。只盼望更多人能選擇生命,與那「另一位」連接上,對自己負責任,領受「愛到底」的力量,這世界就會有更多的慷慨忘我和勇敢正直。

夢破謂何——《如此長江》(二)

所有對中國的美夢,都是一個詛咒,遲早會使我們撒謊,把自己也徹底欺騙」──這句話不斷迴響著,我們面對遙不可及的夢想,可能無法實現的,還要選擇嗎?

追夢謂何——《如此長江》(一)

多少時候,我們的善心是真的純粹行善?我們的付出,有沒有丁點想自己站在道德高地?有沒有想從中獲得名或利?到底有多少人在行善或行義的過程中,能保持完全純淨的動機?

貧窮中的救贖

貧窮中,她選擇了犧牲他而眷顧小小的她;當醫生拔去丈夫的氧氣管,當丈夫艱難地呼吸著,不曉得她內心中的掙紮若何。信仰在這兒,這樣的困境中,凸顯的意義在哪兒?

最高的真實

當我終於看到
人生是一座漸次清晰的廢墟時
它冷靜地召喚我
躍入另一個真實

“美麗”的謊言

廣告商創造了現實中根本不存在的美麗女神、完美偶像,儼然成為一個宗教,令千千萬萬個女性、男性頂禮膜拜、甘願為之買單——女性希冀自己可以成為她,男性則希冀自己能夠擁有她。

戰爭 • 詩歌• 聖誕節

在那個戰火和硝煙漫天的平安夜裡,有一群勇敢的軍人,跨越了種族、國家、仇恨、和軍紀,放下了手中的槍砲,走出了沾滿血跡的壕溝。在紀念“和平的君”耶穌基督降世的夜裡,向歷史宣告,追尋和平其實比訴諸戰爭更需要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