悸動:感念劉曉波

潘怡蓉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劉曉波的結局叫我心酸,在近日許多對他的悼念文中,我心中產生的悸動感竟是荒唐:世界國寶級人物卻被當渣滓。

保羅說,「我們成了一臺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直到如今,人還把我們看作世界上的污穢,萬物中的渣滓。」許多人不能接受,基督的邀請原來是要我們上演一台做渣滓的人生,劉曉波雖自稱不是基督徒,卻讓我看到甚麼是以高層次的情操將荒唐的劇本在大時代中做動人的詮釋。

守望時代,承擔苦難,拒絕仇恨——記劉曉波先生的生命情懷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劉曉波和⼀眾國內維權⼈仕當然了解當今中國處境之⿊暗,但他們的貢獻和作⽤正是要在漆⿊⼀⽚的處境中,⽤他們點點微弱的燭光去照明國⼈⼼中的眼睛。他們要⽤⾃⼰的⾃由和⽣命去為⾃⼰的信念作⾒證,要讓國⼈知道,也讓當權者知道,真理的聲⾳無論如何微弱,終不能被淹沒,它總能衝開冰封著它的泥⼟,它總能找到突破的缺⼝。

從分歧中學習共存之道——評約翰•稻津《自信的多元主義》

李泉    中山大學講師    

自信的多元主義堅持一種信念,即我們可以承擔彼此的不同,進而為展開對話和互相說服創造機會。與司法實踐不同,踐行多元主義的信念對社會中的每一位公民都意味著平等的挑戰:不論是在公開演講、集會遊行還是在罷工抗議中,她都需要在所投身的公民行動中充分表現出寬容、謙卑和忍耐的美德。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教會禮儀在可靠的手中

真正擁有耶穌之言的人便能聽聞祂的靜默……。祂的話、祂的言源自靜默,而且只有在那裡才能成熟。如此看來,理所當然的,若想正確理解其言,就必須同樣地進入祂的靜默;就要學會從祂的靜默中聽聞其言。

戰鬥與享受的信仰生命——路德遺像

曲藝    南京藝術學院講師    

路德認為世俗生活會戛然而止,死亡隨時將至,我們需要做的則是享受上帝賜予當下生命的美好。路德的一生是辛勞顛簸的一生,它在當時曾激起政治和信仰上的憤怒和鬥爭,對後世的政治革命、宗教自由和現代社會影響深遠;而路德遺像則呈現路德個人信仰生命:沉著、安詳,享受當下世俗日常生活,並對永恆上帝恩典與應許的堅定信心與盼望。

眾新聞與我的信仰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守望這座城市,像古代的城池守望者,每天登上城樓觀望,每當發現風吹草動,可能影響城中居民福祉的,便第一時間準確地大聲地向民眾報告,這可以是一份神聖的差使,是上帝交託信徒的終身召命。

從和散那到上帝的沉默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11

如果沒有基督道成肉身進入上帝自身最深處的苦痛與沉默,怎會有穿越死亡的復活與喜樂呢?上帝確實沉默了,但祂並不永久沉默。⋯⋯從聖枝主日到復活主日,從和散那到「主已經復活了!」,中間可以不穿越苦難和上帝的沉默嗎?

《鋼鋸嶺》下的《沉默》——依納爵神操

牛稚雄    專業翻譯工作者    
Silence-movie-Jesus-Christ

安德魯加菲真正尋找的是能治愈其內心恐懼的良藥。他害怕的是失敗;或者,更確切的說,他怕的是讓別人看到自己的失敗。他(在“神操”之後)明白了軟弱的威力,明白了受傷的心不需要隱藏;他正走在康復的路上,追尋“更大的自由”。

上主沒丟棄香港

袁天佑    香港循道衛理聯合教會牧師    
633751ece4ba76222e55ec48d732034c

詩篇77篇7節:「難道主要永遠丟棄我,不再施恩嗎?」7節經文後(再加多一個7, 即777+7),第14節,詩人肯定地說:「你是行奇事的上帝,你曾在萬民中彰顯能力。」

上帝沒有「暗票」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11209889614_a47e036d36_o

對一個基督徒來說,自己怎麼投、為什麼投,除了自己知道以外,還有上帝知道,因為「黑暗和光明,在你(上帝)看來都是一樣。」因此,暗票實質上意味著投票的那一刻是神聖的,因為當人在暗處,不必面對任何人的時候,他仍然要面對上帝,他所做的要向上帝問責,他必須為自己的抉擇負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