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下獄青年的信(之十七、出巴比倫)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昔日,在晦暗無望的年代裏,在自憐無助的社群中,先知藉宣講上帝話語,燃亮了眾人內心的一點燭光,締造了出巴比倫的奇蹟。今天,這樣的奇蹟還可以出現嗎?

聖誕究竟有甚麼可怕?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人若以天國降臨在地為念,自然會拒絕把世上政權絕對化,繼而培養出一種批判的態度,一種獨立於政權的思考能力。可以想像,若有幾千萬人以這種方式思考,對一個專制極權來說,那會是多麼大的隱憂。對以謊言治國者而言,若讓堅持真理,不肯向謊言和不義低頭的精神深入人心,這會是何等大的威脅!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十六、聖誕真義)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靜夜中有大群天軍歌頌救主降生,之後四周仍是無邊黑暗,牧羊人每天面對的現實生活挑戰沒有半點改變,他們只是憑著上帝使者的宣告,相信救恩臨到人間,他們單憑這信念活下去,這就是聖誕節最深刻的意義所在,即人在絕望黑暗中單憑信靠上帝而活。

願平安喜樂與你們同在,尤其在這困難的時刻。

辨識時代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banner

我們看見永恆天國的模樣,那裡有持久的和平,有公義與仁愛兼備的社群,我們因此無法容忍現今世界上的仇恨、暴力、戰亂、不義、不仁,必須提出改革的訴求,努力付諸實踐,並願意為此受苦,設法改變不公平不仁慈的現況。

光影聞道(一):《教父》(The Godfather)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banner03

在每個看似絕望的處境中,在每個封閉黑暗的國度裡,其實都有一度通向救贖的門,只是開門的鑰匙並不在人自我救贖的努力中,而在慈悲的上帝手上!

十年後的香港?

雷競業    中國神學研究院副教授    
04

電影繪出了明天的惡的影子,現在是觀眾付出的時候了:我可以作甚麼驅走這個陰霾呢?

夾縫中的盼望:在黑暗中尋找我們的使命

葉漢浩    工業福音團契總幹事    
banner01

黑暗是事實,但不致令我們絕望,因為我們有天上的身份,以致我們仍可以在這世代帶著使命而活。面對資本主義,我們尋找仍可服事貧窮人的機會。面對政局,無論政制如何發展,我們必須堅守我們共同的價值,並一同實踐在這黑暗世代中的使命。

春分後的復活

小點    英國註冊戲劇治療師    
banner01

春分正是萬物欣欣向榮,陽氣升發的開始。主耶穌的復活,也代表神克勝肉身的死亡(陰),靈的上升重生(陽);春分之後,陽長陰消,光明大於黑暗,正好象徵主耶穌的復活為人帶來離開黑暗、進入光明的盼望。

回到第一個聖誕夜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Jesus-Christ-Jerusalem-800-278623

這一夜,永恆上帝成為一個幼嬰,創造主宰披上血肉之軀,承擔眾人的軟弱和無助。這一夜,至高之君從寶座上下降到至卑至微處,成為貧窮人的朋友,原來這才是真正屬於他們的聖誕佳音。

與哀慟的人同行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yuaitongderentongxing-banner

我們絕對相信這個星期不過是他們生命漫長嚴冬的開始,前面仍然有無數的黑夜要熬,以致於他們當中或許會有人因為熬不過而放棄。這是十字架的真諦:即便是死亡,上帝仍然沒有放棄人,仍然選擇與人同在共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