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香港(九):But who cares?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banner10

從權力和政治的現實來看,我們大可冷漠和不屑地說,“But who cares?” 但只有在關懷和憐愛中,我們才願意聆聽和接觸,我們才會說,「我在乎的,I care!」

這城市有許多聲音,有掙扎、懼怕、苦痛,也有喜悅、盼望、感恩。值得慶幸的是,這城市原來有很多同行者,他們說,「我們在乎的!We care!」

關懷香港(八):承諾,就是「無戲言!」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A view of Hong Kong's Victoria harbour f

中央政府當然可以不給香港普選,然而一旦承諾了,就必須言而有信、重諾守言。中央政府既然已經答應給港人「高度自治」,就必須「中央無戲言」,信守«基本法»,履行對港人「一國兩制」的神聖承諾。

關懷香港(七):冷酷政治現實對信仰的挑戰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banner07

從信仰視角來看,信仰群體今日所面對的挑戰更為嚴峻:不僅要在一個不公義社會中為復活生命做見證,更要在一個割裂社會中繼續做見證,並在冷酷政治現實中、在割裂公共空間中嚴肅思考,信仰群體的生命是否還有力量?見證,是否還有意義?

關懷香港(六):別讓佔中騎劫了普選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A view of Hong Kong's Victoria harbour f

社會這一年半來一直把焦點放在不應該發生、沒有人想要發生的「佔中」上,對普選方案反而避而不談。其實,面對「佔中」最好的回應就是真誠對話,認真商討普選方案,千萬別讓「佔中」騎劫了普選!

關懷香港(五):反佔中,不讓發生 保普選,不容變質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A view of Hong Kong's Victoria harbour f

「反佔中」,因為大家都不願意「佔中」發生。
「保普選」,因為大家都不願意看到政改拉倒、原地踏步。
「反佔中保普選」不應該流於一個空洞口號,而是中央政府、特區政府與全體香港市民的共同願望和責任。

關懷香港(四):一國兩制的既濟與未濟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A view of Hong Kong's Victoria harbour f

理解「一國兩制」的既濟與未濟,我們就可以明白,在今日的中港政治張力中,根本無需不斷強調「一國」的既定事實。
「一國兩制」的真正挑戰,就是要在主權回歸(「一國」)的鐵定事實下,徹底落實「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的國家承諾。
「一國兩制」如果不幸失敗,原因應該不在既濟的「一國」,而是未濟的「兩制」萎縮,似有若無,香港的主體性、特殊性蕩然無存。

關懷香港(三):民不畏牢,奈何以牢懼之?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banner02

面對80萬的投票選民和逾50萬的遊行市民,如果大家聽到政府的唯一回應,就是「沒有法律效力」,如果大家看到政府的即刻行動,就是大事檢控,請告訴我,這政府的政治智慧是什麼?這政府所依恃的是什麼?

民不畏牢,奈何以牢懼之?人民與政府對抗,政府與人民對著幹,這絕非社稷之福。

關懷香港(二):那維繫我們的,比那分裂我們的更大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A view of Hong Kong's Victoria harbour f

香港今天正面對回歸以來最嚴峻的危機和挑戰,社會很容易被分化、撕裂,甚至對立。然而,撕裂和對立並非是必然的。33位教牧和信徒於6月13日聯署發表了一份《關懷香港牧函》。聯署代表著一個信仰宣言:「那維繫我們的,比那分裂我們的更大」(That which unites us is greater than that which divides us)。

關懷香港(一):對信徒的牧養和對市民的見證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A view of Hong Kong's Victoria harbour f

今時今日教會不能倖免,同樣要面對社會爭議帶來的各種衝擊,同樣要處理群體分化的不同危機。信徒和教牧自然會討論政改、當然可以討論政改,但我們沒有必要讓政改完全佔據我們的議程。教會對香港的關懷不應該被約化為支持佔中與否、公民抗命與否。教會的牧養和見證應該是更全面、更長遠的,教會應該關懷香港的遠景,為下一代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