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長的本土比喻

葉沛森    中國神學研究院延伸課程主任    
banner01

以「所羅門的審判」中那位母親對骨肉的愛來申說本土人應有心懷,只是把故事說了一半,因為「為母之道」這人性本質並非孤立地存在,社會政治狀況的惡化,足以令骨肉親情動搖。所羅門的例子應與聖經《列王記下》六章母道崩潰的事件平行閱讀。

想像失序的本土身份

葉沛森    中國神學研究院延伸課程主任    
banner01

新生代中不少人擁抱本土意識和想像,教會除非打算任由他們在外頭漂流,否則不能自絕於他們的世界。
信徒不能只依循歷史內部條件的推演和發酵去進行「想像」,而是需要聖言的「想像」把我們引向神簇新作為的軌跡上,因為在這軌跡上人能夠找到盼望。

格拉森人的選擇

葉沛森    中國神學研究院延伸課程主任    
banner01

天國忽然展示在格拉森人面前,他們的反應是害怕。他們所需要和期盼的寬恕、潔淨和更新,由接受天國開始。但他們當中除了耶穌釋放的那人,似乎都選擇了將天國拒諸門外。然而,耶穌開了天國的門,沒有人能關上;到了末期,衪更要將一切執政掌權的和有能的都毀滅,把國交與神。

兩個小錢的窮寡婦

葉沛森    中國神學研究院延伸課程主任    
banner07

兩個小錢的窮寡婦是懷著高尚的情操奉獻養生的一切?抑或是背負沉重的宗教焦慮,雖然生活無以為計,仍舊誠惶誠恐地履行宗教義務?聯繫經文上下文,或許可以體會耶穌感慨的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