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的公開告解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banner01

教宗的公開告解,正是向眾人表明,他要自己先作榜樣,在基督帶領下與整個教會邁向更真更深的悔改。

兩個小錢的窮寡婦

葉沛森    中國神學研究院延伸課程主任    
banner07

兩個小錢的窮寡婦是懷著高尚的情操奉獻養生的一切?抑或是背負沉重的宗教焦慮,雖然生活無以為計,仍舊誠惶誠恐地履行宗教義務?聯繫經文上下文,或許可以體會耶穌感慨的真意。

在這裡尋找快樂

楊思言    阿伯丁大學研究生    
Dieric_Bouts The_Entombment crop

兩個作品,一個描述耶穌的死,是宗教中最黑暗、最絕望的一天﹔另一個描述的是現代個人主義所承諾的歡愉,是性愛的最高境界。兩個作品剛好形成極端的對立,但它們所描繪的是怎樣的結局?這一切最後是什麼?什麼才是快樂?

指鹿為馬的偽善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O

教唆他人指鹿為馬,不以罪為罪,反以罪為善、為榮,這種遮掩或粉飾罪的行為,豈不是一種更為弔詭、更為可怕的假冒偽善麼?

嬰孩耶穌和他母親馬利亞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banner01

這就是聖誕:一個平凡的女子,在上帝的恩典中,默默地見證了耶穌的人性和神性;見證了上帝因為愛,可以道成肉身成為人;見證了上帝因為愛,不僅僅走了兩里路,更從天上走到人世間。

耶穌如何看?

張堅庭    導演    
Jesus Homeless Featured

什麼是民主自由?如何防止暴君再臨?不如看看耶穌做了什麼。最後晚餐時,祂知道肉身生命將盡,祂起來為門徒洗腳,把猶太教奴僕為主人洗腳的傳統倒過來,以神之子的身分為他們洗腳,要門徒彼此相愛,還要地位最高的行僕人之禮。最後晚餐的最後活動,其意義非比尋常,為民主社會立了最高原則,為一人一票奠下最親切的典範。

殘忍的刑具

楊思言    阿伯丁大學研究生    
Rainbow on cross banner

若教會應一味的講平權不講悔改,那我不知道這位議員認為,教會跟政黨實質上有什麼分別呢?若然講平等、「大愛」就夠了,那不如扔掉那殘忍、恐怖的十字架,好嗎?只要那幅政治旗幟就可以了。這回到開頭的問題︰你要那殘忍刑具做什麼?

沒有聖誕的假日,沒有耶穌的聖誕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1024px-Decorative_Christmas_village_2

對絕大多數人來說,後現代的Christmas確實可以是Xmas,Ymas,或Zmas,喜歡什麼,就代入什麼。真是一個Christmas,各自表述,各自各精彩。

回到第一個聖誕夜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Jesus-Christ-Jerusalem-800-278623

這一夜,永恆上帝成為一個幼嬰,創造主宰披上血肉之軀,承擔眾人的軟弱和無助。這一夜,至高之君從寶座上下降到至卑至微處,成為貧窮人的朋友,原來這才是真正屬於他們的聖誕佳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