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一、獄中書簡)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許多年後,潘霍華的摯友貝特格重看這段話,才忽然注意到最後一句有點奇怪,他明白潘霍華為什麼滿意於自己的過去,他從不後悔在戰爭爆發前夕坐最後一班船從美國回到德國,參與同胞的苦難,但為什麼說滿意於他的現在呢?為什麼對計劃失敗不表示遺憾而表示滿意呢?貝特格認為,那是因為行動向世人證明了德國國內仍有勇氣與良知,潘霍華選擇站在受迫害的一方參與抵抗,從此免於罪咎和自責,所以他為此感恩。
我衷心希望,你們將來回看自己的一生時,也能夠講同一句話:「我感激並滿意於我的過去與現在。」

重價的合一

黃國維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banner01

信徒惟有齊心挑戰和更正政權的罪,才能把「重價的合一」帶到教會和社會中。若我們噤聲以圖保護和諧穩定,就只是貪圖「廉價的合一」,不單縱容政權的罪繼續擴張,更是把「忽視罪」這罪帶入教會中,阻隔了信徒間「重價的合一」。

巴門宣言

伍偉亨    神學工作者    
巴門宣言 banner crop

基督信仰對現代世界的貢獻,並不是唯唯諾諾,向世界表明我你無別以輸誠納款,而是敢於侃侃諤諤,向世界宣告出於信仰卻又與世界不一樣的箴規諍言,這是巴門宣言給廿一世紀華人教會特別是香港教會的烱誡。

打倒了,卻不致死亡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

爭取自由的道路本來就不是一帆風順,有信仰的人雖然被打倒了,卻不致於死亡,因為「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上帝,不是出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