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求人性的善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banner01

“從政者是否訴求人性的善,這是評價他們的一個方法。” 我相信有不少人投楊岳橋一票,是因他們確實在他身上看到他對人性的善的訴求。在一個撕裂不斷擴大、謊言不斷被奉為真理的權鬥文化中,我們確實意識到 “時勢真惡。⋯⋯要求善,不要求惡,就必存活。”

超越絕望的上帝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banner01

在絕望的無底坑中,我們唯有祈禱寬恕,仰望十字架上的奇異恩典和那極端憐憫人的上帝,因為「上帝原是有憐憫的上帝,祂總不撇下人。」

從自義和暴力中得釋放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banner01

聖灰節(Lent)是信徒在上帝面前認罪、懺悔的神聖日子。在上帝面前,沒有一個人可以沾沾自喜,自以為義;沒有一個人可以視自己是善,卻將與自己為敵的都視為惡。作為香港市民,或許我們可以在這一天在上帝面前為香港認真認罪、懺悔,求上帝讓我們從驕傲、自義、撕裂和暴力中得到祂的恩典和釋放。

十年太久 只爭朝夕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3.5

《十年》因此可以是面對香港未來的新起點。在沒有特定的解決方案下,《十年》邀請觀眾勇敢地面對和思考香港的未來,並做出應有的犧牲和選擇。在沒有特定政治正確的故事下,《十年》為新本土電影掀開序幕,把香港的故事繼續講下去。《十年》應該有續集,等待每一個香港人去講述;另一不同角度的《十年》,有待每一個香港人去創造。

聖誕最受忽視的人和信息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banner01

耶穌的父親約瑟或許是聖誕故事中最受忽視的人,但事實上,約瑟的角色一點不可少、一點也不輕,作為馬利亞背後的男人,約瑟的「退」與「隱」與馬利亞的謙卑與順服同樣重要,都是我們生命的楷模。
不僅如此,聖誕故事還有一個很可能是我們最忽略的革命性信息:上帝在祂的恩典裡,竟然信任一對年紀很輕的夫婦,讓他們參與祂的救贖大功,甚至把照顧人類救世主的大任完全交付他們。

感恩,是一個盛大的歡樂節慶 (Thanksgiving is a festival)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banner2

‧ 感恩,才懂得欣賞所擁有的,才體會到自己原來如斯豐富

‧ 感恩,才理解原來不在於擁有,也不在於滿足欲望,而在於無私的分享和無阻的交流

‧ 感恩,才知道縱然在缺失中,他仍愛,他仍在

撕裂 • 對話(一):廣泛和深層次的對話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banner01

網絡社交平台近幾個星期湧現的unfriend潮和退出潮反映了我們正在被非理性的憤怒和不寬容淹沒。在巨牆和雞蛋之間,我們又迅速地為自己築起了更多的牆。

現時香港社會的對立、衝突和撕裂是廣泛和深層次的,因此,社會需要的溝通和對話也應該是廣泛和深層次的。一方面,政府的政改方案必須有充分的民意支持,才會有認受性,另一方面,社會也需要透過充分的聆聽和積極的對話,形成成熟和理性的民意,否則,恐怕只有情緒化的民意和非理性的群眾霸權。

關懷香港(九):But who cares?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banner10

從權力和政治的現實來看,我們大可冷漠和不屑地說,“But who cares?” 但只有在關懷和憐愛中,我們才願意聆聽和接觸,我們才會說,「我在乎的,I care!」

這城市有許多聲音,有掙扎、懼怕、苦痛,也有喜悅、盼望、感恩。值得慶幸的是,這城市原來有很多同行者,他們說,「我們在乎的!We care!」

關懷香港(八):承諾,就是「無戲言!」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A view of Hong Kong's Victoria harbour f

中央政府當然可以不給香港普選,然而一旦承諾了,就必須言而有信、重諾守言。中央政府既然已經答應給港人「高度自治」,就必須「中央無戲言」,信守«基本法»,履行對港人「一國兩制」的神聖承諾。

關懷香港(七):冷酷政治現實對信仰的挑戰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banner07

從信仰視角來看,信仰群體今日所面對的挑戰更為嚴峻:不僅要在一個不公義社會中為復活生命做見證,更要在一個割裂社會中繼續做見證,並在冷酷政治現實中、在割裂公共空間中嚴肅思考,信仰群體的生命是否還有力量?見證,是否還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