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ONE

柳天蕙    自由撰稿人    
《向左走向右走》,by 幾米

基督徒,固然不相信「雌雄同體」的神話,也不會以為虛無飄渺的「命運」是我們尋訪靈魂伴侶的主宰——但去悲劇化、去神話化後,我們所信的,其實並沒有兩樣。

我們錯在哪裡?問題,並不在於靈魂伴侶的唯一性或上帝的預備,而是我們對「The One」的那份浪漫但錯誤的期望。

我為甚麼還煮飯?

柳天蕙    自由撰稿人    
banner01

若再有人問我,「為甚麼還要煮飯?」我會對他說:「女人為男人煮飯,不是為了解決肚餓的問題,而是女人表達愛情的一種幸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