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這制度暴力的受害人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耶穌是制度暴力的受害人。他選擇遵行上帝的旨意,走一條甘願承受痛苦、犧牲乃至死亡的路。按照當時猶太人和羅馬人的標準,耶穌走這條路是愚蠢的、失敗的、無用的。猶太本土派和羅馬統治者對他都嗤之以鼻,可是,二千年後的今天,我們知道耶穌之路在人類歷史上的影響力是何等巨大深遠。

為何耶穌的犧牲之路可以有這樣大的力量,改變不同時空不同地域的人類歷史?因為復活。他是今天仍然活著的神,是通往真理和永恆的道路,是豐盛生命的泉源,是與我生死攸關的信仰抉擇。

勇武抗爭路三疑問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Hong Kong police clash with protesters over illegal food stalls

自覺或不自覺地,勇武者活在仇恨的枷鎖中,放棄了愛與寬恕的自由。這樣生活,值得嗎?連累無辜,傷及旁人,真的無所謂嗎?讓最愛自己的人活在擔憂惶恐中,不心痛嗎?

如果勇武者想過了以上的問題,誠實地再三問自己,最終仍選擇繼續勇武,我無話可說,只能默默禱告,願上帝祝福這位走上征途的勇武者。沒有咒詛,只有祝福。

不能選擇性反對暴力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banner05

如果我們認同耶穌的道路是非暴力之路,我們就別無選擇。我們不能因為示威者懷著年輕人的理想與激情,而認可他們使用暴力,同樣我們不能因為政府標籤騷亂為暴動,而支持政府鐵腕鎮壓及引入更大殺傷力的武器。

和平之子的憤怒

黃國維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耶穌潔淨聖殿

沒有對罪的憤怒,人在罪面前就只會陷入絕望;沒有對不義的憤怒,社會亦沒法擺脫暴力,達至真正、長久的和平。

雞蛋與高牆

袁天佑    香港循道衛理聯合教會牧師    
01

電影《十年》給人對香港社會負面的印象,但結束時仍存着一種盼望,「時勢真惡,你們要求善,不要求惡,就必存活。」(阿摩司書五13~14)經文還繼續說:「要惡惡好善,在城門口秉行公義。」(五15)
求善,當然不只是不行暴力,甚至要譴責暴力,但還要說出誠實的話,盼望特區政府和建制人士,不要再自欺欺人,面對社會實況,加以改善。
  

從自義和暴力中得釋放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banner01

聖灰節(Lent)是信徒在上帝面前認罪、懺悔的神聖日子。在上帝面前,沒有一個人可以沾沾自喜,自以為義;沒有一個人可以視自己是善,卻將與自己為敵的都視為惡。作為香港市民,或許我們可以在這一天在上帝面前為香港認真認罪、懺悔,求上帝讓我們從驕傲、自義、撕裂和暴力中得到祂的恩典和釋放。

古希臘悲劇衝突的啟示

楊硯    中山大學講師    
03-05-01/12

似乎作者在向我們揭示:真正的共識與和解顯然無法建立在否定訴求或強權諭令的基礎上。無論是人間的暴力,還是神界的強權,都不是徹底解決衝突的良策。暴力不僅不能使衝突平息,更帶來暴力的不斷循環與加深;強權以一方的訴求壓制另一方的訴求,衝突只是暫時被壓抑,但根本沒有消解。相反,真正的共識與和解無從確立。

聯署:停止激化警民對立 深信和平戰勝暴力

banner01

超過六十名基督教神職人員、學者、機構主管等發表聲明並發起簽名運動,呼籲停止激化警民對立,不要為政府與學聯的對話添加障礙。

我們反對各種暴力,追求社會和平,但和平必須有公義,而公義需要制度的保障。我們呼籲當權者及社會各方放棄敵我思維,同舟共濟,為建設誠實、仁愛、公義、和平的香港,齊心努力。

「武力」、「暴力」,和教會的譴責

黃國維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banner02

暴力確是發生了,教會必須譴責。譴責不單是指出過去的錯誤,亦能叫社會更趨完善。教會作為世上的明燈,亦是愛和平的群體,誠然是責無旁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