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下獄青年的信(之四、昨日之怒)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上帝邀請曾經在死門關走回來的約拿思考的,其實是一個「終末之問」,情景與末日審判相似,許多人面對定罪和死亡,旁觀者感受到的是復仇的快感,或是一絲的不忍與悲憫?《約拿書》翻到最後一句都沒有交代,到底約拿如何回應上帝的「終末之問」,我相信這留白是故意的,為了讓那問題成為永恆的懸念,成為今天上帝在我們內心深處的柔聲細語:「你這樣發怒,對嗎?」

和平之子的憤怒

黃國維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耶穌潔淨聖殿

沒有對罪的憤怒,人在罪面前就只會陷入絕望;沒有對不義的憤怒,社會亦沒法擺脫暴力,達至真正、長久的和平。

年輕人為何憤怒?

沈祖堯    香港中文大學校長    
HONG KONG-ECONOMY-PROPERTY  AMO018

雖然我們的年輕人竭盡所能,但美滿生活和燦爛前程卻是渺茫的希望,挫折帶來失望,並逐漸轉化成社會的怒火。我嘗試了解年輕人的憤怒。我希望社會也能聆聽和了解他們。他們需要公共政策和措施,令他們對未來重燃希望。社會必須明白,我們的年輕人為何憤怒了。

沒有憤怒 只有感恩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banner04

日後的人身安全問題,那確實是沒有保證的,警方的保護始終有一天會撤除,黑暗勢力可能一直存在,怎麼辦? 
作為基督徒,我的觀點有點不一樣。詩篇37篇說﹕「當將你的事交託耶和華,並倚靠他,他就必成全……不要因那道路通達的和那惡謀成就的心懷不平……因為作惡的必被剪除,惟有等候耶和華的必承受地土。」我是平凡人,常有軟弱的時候,但我相信這段經文,並以此作為安身立命的依據,心裏平和寧靜,沒有憤怒,只有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