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有明天 —— 認清現實,擁抱傷痛,盼望明天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先知為了喚醒他們,不要只低頭看著眼前的困局,便叫他們往後看,回想上帝在昔日的恩典與大能的作為,看見歷史的軌跡;也叫他們往上看,仰望上帝創造的宇宙,看見超越的境界,祂領出天上繁星,並一一稱其名;又叫他們向前看,憑上帝應許看見彌賽亞的降臨,看見終末的新天新地。能夠向後看、向上看、向前看的人,就看到想像和盼望。

年輕人是社會的希望

沈祖堯    香港中文大學校長    
banner

Darkness cannot dispel darkness, and hatred is no cure for hatred. Peace can only be achieved if we replace darkness with true light, and hatred with forgiveness.

看見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banner

未躺進醫院前,我做的是報社的新聞工作,那當然是很有意義的事情,但我和市民大眾的交往主要是通過文字,較少面對面的接觸,情感上隔了一重。進了醫院後,我每天接觸到不同階層、不同年紀、不同經歷的病人,還有病人的家屬和醫護人員,我看見人世間真實的、不斷發生的、難以解釋的苦難,我也看見在苦難中格外彰顯的人性尊嚴、頑強鬥志與無盡關愛。在這裏,我看見被壓傷的蘆葦,也看見上帝撫慰的手。

去飲 • 苦難 • 希望

任建峰    執業律師    
banner01

從耶穌的事迹來看,把公民抗命形容為「去飲」其實是合適的。這是一餐有恐懼、有犧牲、有苦難的宴會。這份苦難亦為香港帶來希望,因為喚醒了的良知會把一切照亮,使正義有機會光榮地復活。

山雨欲來風滿城 日麗風和臨舊地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banner01

不要太悲觀,北京的領導人不是儍瓜,不會明知道沒有成功的希望,仍然啟動政改諮詢;泛民主派和香港市民也不是儍瓜,他們都有理性務實的一面。現在雙方還處於測試對方底線的階段,講話自然比較強硬,好像完全沒有退讓迴旋的空間,過去每次政改爭拗都出現類似的場面,毋須過早認定前途灰暗。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過分樂觀,但多年的新聞工作經驗告訴我,看事情不能只看表象,政局變化往往要等到最後一刻才定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