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究竟有甚麼可怕?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人若以天國降臨在地為念,自然會拒絕把世上政權絕對化,繼而培養出一種批判的態度,一種獨立於政權的思考能力。可以想像,若有幾千萬人以這種方式思考,對一個專制極權來說,那會是多麼大的隱憂。對以謊言治國者而言,若讓堅持真理,不肯向謊言和不義低頭的精神深入人心,這會是何等大的威脅!

雨傘與天國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banner01

其實雨傘運動參與者追求和渴望的,並不止於真普選。無私分享、各盡所能、無分貴賤的社群生活,的確開了眾人的眼睛,叫人看到深藏在生命深處,對美善和公義國度的渴求。

回頭看,佔領區當然不是天國,但或許我們在當中經歷的,正是出於上帝的憐憫,祂讓我們在世俗和功利的社會裡仍能經驗到一點點公義和仁愛。

格拉森人的選擇

葉沛森    中國神學研究院延伸課程主任    
banner01

天國忽然展示在格拉森人面前,他們的反應是害怕。他們所需要和期盼的寬恕、潔淨和更新,由接受天國開始。但他們當中除了耶穌釋放的那人,似乎都選擇了將天國拒諸門外。然而,耶穌開了天國的門,沒有人能關上;到了末期,衪更要將一切執政掌權的和有能的都毀滅,把國交與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