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痛的記憶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1

這一段鮮血寫成的記憶,我相信在我餘下來的人生都不會淡忘。我知道自己是無辜的,我完全不明白為何上帝容許這樣殘暴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應該如何面對遇襲受傷這段刺痛的記憶?

在法庭經歷了與基督一起重溫受傷記憶,我忽然明白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在遇襲受傷那一刻,在流著血等候白車那時候,基督原來也在我身旁,只是我沒看見沒為意,其實祂一直都在我身邊。這個發現,改變了我對苦難的記憶,令我不再懼怕。

今天,我常常回到鰂魚涌海旁,在那裏吹風、看海、散步、飲茶、食飯,不是因為我淡忘了刺痛的記憶,而是因為我在那裏與基督相遇,我的生命被基督改變。

遠藤周作的基督形象

林恩春    文字工作者    
banner01

遠藤周作忠實地將他所經歷的一切與他所信仰的天主教放在一起,正如他自己所講的,使天主教信仰這一“西裝”穿在自已日本人的身上,是個不斷適應的過程。從遠藤的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到他的嘗試。無論他的基督形象能否被基督教信仰群體所接受,他對信仰的尋求之路,對基督形象的塑造,都值得基督信仰的群體給予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