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下獄青年的信(之十四、風中寧靜)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周永康藉佛學尋找超脫,黃浩銘在基督信仰中支取力量,如果沒有一套賴以安身立命的信念,很容易被時代的風浪淹沒。所以,這一系列的信不厭其煩地談信仰和理念,希望你們包容。

詩人顧城說:「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我的體會是,苦難開啟了我們心靈的感官,讓我們發現靈性境界的奧秘,得以在狂風暴雨中經歷平靜安穩,「也無風雨也無晴」。

他們沒有口是心非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我們可以說三位學生領袖知法犯法,可以把他們送進監牢,刑期長短可以商榷,最終由終審法院裁斷,但不應該冤枉這三位年輕人「口是心非」或「自欺欺人」,他們是正直而真誠的青年,擁有高尚的人格。

他們和上一代爭取民主的社運領袖(如佔中三子)的分別,在於對「非暴力」界線的理解。⋯⋯法院應該同時看到,這些年輕人和旺角騷亂中擲石縱火的示威者,或者在暗角拳打腳踢被捕者的警察,從客觀行為性質到主觀行事意圖都有著根本的、重大的區別,我們可以不認同他們對非暴力界線的理解,但不需要懷疑他們的真誠和善良。

三子是為什麼坐牢?是因為作奸犯科、偷呃拐騙嗎?是年少無知、被人誤導嗎?都不是,而是因為他們的政治信念和良心召喚!既然如此,親友和同情者稱呼他們為「政治犯」、「良心犯」,在情在理又有何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