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七、哀傷悲慟)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耶穌說:「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馬太福音》5: 4)哀慟在人與人之間搭起橋樑,上帝藉此帶來安慰與幫助。人往往要走到絕境,被打倒在地,失去一切希望的時候,在深淵中向上帝發出悲傷哀慟的呼求,才真正與上帝相遇。原來,悲傷哀慟的呼求,會觸動上帝的心,會牽引上帝的手,讓呼求者在絕望中重燃盼望。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一、獄中書簡)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許多年後,潘霍華的摯友貝特格重看這段話,才忽然注意到最後一句有點奇怪,他明白潘霍華為什麼滿意於自己的過去,他從不後悔在戰爭爆發前夕坐最後一班船從美國回到德國,參與同胞的苦難,但為什麼說滿意於他的現在呢?為什麼對計劃失敗不表示遺憾而表示滿意呢?貝特格認為,那是因為行動向世人證明了德國國內仍有勇氣與良知,潘霍華選擇站在受迫害的一方參與抵抗,從此免於罪咎和自責,所以他為此感恩。
我衷心希望,你們將來回看自己的一生時,也能夠講同一句話:「我感激並滿意於我的過去與現在。」

他們沒有口是心非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我們可以說三位學生領袖知法犯法,可以把他們送進監牢,刑期長短可以商榷,最終由終審法院裁斷,但不應該冤枉這三位年輕人「口是心非」或「自欺欺人」,他們是正直而真誠的青年,擁有高尚的人格。

他們和上一代爭取民主的社運領袖(如佔中三子)的分別,在於對「非暴力」界線的理解。⋯⋯法院應該同時看到,這些年輕人和旺角騷亂中擲石縱火的示威者,或者在暗角拳打腳踢被捕者的警察,從客觀行為性質到主觀行事意圖都有著根本的、重大的區別,我們可以不認同他們對非暴力界線的理解,但不需要懷疑他們的真誠和善良。

三子是為什麼坐牢?是因為作奸犯科、偷呃拐騙嗎?是年少無知、被人誤導嗎?都不是,而是因為他們的政治信念和良心召喚!既然如此,親友和同情者稱呼他們為「政治犯」、「良心犯」,在情在理又有何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