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難 難說話

潘怡蓉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在堅持真理、爭取公義、維護核心價值的同時,所有真正關心社會的人不妨更進一步學習在言論中有選擇說與不說的自由,有選擇不以惡報惡的自制力量,並且能夠在言說中更謹慎、更自由地締造和平。

再議”廣場”——公共空間在中國

曲藝    南京藝術學院講師    
banner01

研究中國古城平面圖,我們會發現中國古代城市佈局中是沒有廣場的。中國都城規範地佈局在網格模式中,規劃者的任務是設計城市的私人空間,而不包括那些在歐洲政治與宗教活動中發揮重要作用的公共廣場,從而爲統治者製造一個穩定、有序與可控的城市結構。公共空間涉及個人與他人、團體間、及其與國家的複雜關係。各方都應共同擔負保證廣場安全與自由屬性的責任。

廣場舞的是是非非——公共空間意識的初體驗

楊硯    中山大學講師    
banner

公共領域需要自我限制,這一限制是建立在尊重對方的前提上,不僅如此,尊重也是下一步協商的基礎。廣場舞之所以引發了參與者與周邊居民的激烈衝突,正是因為衝突雙方都沒有意識到需要尊重他人與自我限界,更別提協商、妥協和共識了。

宗教信仰與議會政治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宗教信仰與議會政治banner bg

多元的議會文化可以有也應該有宗教聲音。在充滿衝突張力的議會政治中,宗教可以為更應該為弱勢社群發聲。道成肉身的基督信仰更必須深入民間,以人為本、造福社群。城市興亡,教會有責。公共政策的協商以及公共價值的建立,信徒有責。